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當代經典文學作家──平路,

在紀州庵與您分享《婆娑之島》的創作故事。

 婆娑之島活動訊息  

地點:紀州庵文學森林

104日(四)19:00~20:30

109日(二)19:00~20:30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mira《在愛中覺醒》新書分享會

在愛中覺醒活動訊息  

l   10/19(五) 晚上6:45~9:30 耕莘文教院

地址:台北市辛亥路一段22號

報名電話:(02)2586-0986(入場費用300元、附贈《在愛中覺醒》一本)

l   10/20(六)下午2:00~4:30天合中心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聽黑幼龍如何創造工作與生活的雙贏智慧?

《黑幼龍工作與生活的雙贏智慧》立體書(中)  

 現代人嚮往工作與生活保持平衡,人生才會更快樂。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在2011年發表美好生活指數(Your Better Life Index),「兼顧工作與下班後生活的平衡」便是11大重要指標之一。然而,根據台灣一份財經雜誌的調查,台灣上班族普遍工時偏長,有超過一半的人一天工作超過10小時。

 工時長是現今上班族普遍的寫照,許多上班族更處在工作與生活兩頭燒的狀態下,要如何兼顧快樂工作與開心生活,更是現代人急與想找出的解答?

黑幼龍曾說:「真實的快樂是做自己最喜歡做的事、做自己做得最好的事、做有影響力與價值的事。」

你一定認識黑幼龍,他將卡內基訓練先後引進台灣與大陸,成為「華文卡內基訓練之父」。但你不一定知道,他在初中聯考時落榜,高中又被留級,他借款訂購的第一批卡內基教材,全因颱風淹水泡湯了。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合一」的初次印象

在愛中覺醒 A4文宣(中)  

我搭了一整天的巴士,終於抵達最靠近合一大學的小鎮瓦拉達拉帕亮(Varadailahpalem),巴士在一個人煙稀少的昏暗十字路口讓我下了車,司機向前指了指伸手不見五指的泥土路,要我徒步前行。巴士離開了,又只剩下了我和我的背包。

我站在一片漆黑之中猶豫不前,合一大學從這條路往下走還要走多久,誰知道呢?那時候已經深夜了,附近沒有一個人,沒有電動三輪車,只剩下我,還有在背景中嚎叫的一群野狗。

「好吧!神,我需要一點幫助。」

突然,一台發亮的白色吉普車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群外國人在我面前尖叫著,有個年輕男子大聲喊著:「如果你是要去『合一』的話,跳上車吧!我們剛剛去鎮上採購完回來。」太棒了!我上車後,車子疾駛前去,即將要展開目前為止我生命中最不可思議的旅程。

時間是二○○四年的二月,在命中注定遇見「合一」的這一天,我二十八歲。

……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記憶監獄釋放出來的往事

 婆娑之島封面(中)  

文:翁佳音 (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平路這次講了一個很具巧思的故事。小說中,有兩個出獄後呢喃自語的男主角,古人是荷蘭東印度公司的末代臺灣長官揆一,今人是美國國務院的去職官員,無名無姓,但讀者也許還記得,幾年前曾發生的臺灣女間諜案,當中的男主角便是故事中的主人翁。兩人都因涉入臺灣事件而入監,平路把這前後相隔三百多年、幾乎要風化的事件,揉捏交錯成一篇引人入勝、喉韻甘苦難辨的中篇歷史小說,一古一今交叉跳接,娓娓道來。故事中,有商業公司高層職員的恩怨情仇、大國情報人員的勾心鬥角;有異國男女間之低迴戀情與熾熱情慾、無緣與無奈的結局。書中情節幾乎全無冷場,但我不多說,以免破壞讀者閱讀的樂趣。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遇見原始部落(下)

在愛中覺醒(中)  

看著人群,他們感覺到了我沒說出口的不安與恐懼,於是開始鼓勵我,像是在說:「看看你剛剛消毒女人傷口的手法多麼專業。」事實上,我所做的僅僅是打開一瓶碘酒倒在她身上罷了。怎麼辦?我別無選擇,那個女人到現在已經失血不少。

我請求神來引導我。我用針刺進她的肉時,她痛苦的尖聲大叫「啊~啊~啊~」,然後我以比她更神經緊張與焦慮的的聲音尖聲大叫「啊~啊~啊~」。我們就在這樣輪流大叫與尖叫聲中繼續整個過程。

我只能在傷口的上面與下面各縫一針,這是她所能承受的極限,也是我所能承受的極限了。而縫合也的確有效,終於我收工了,以紗布包紮她,有村民拿來芭蕉葉幫忙固定住紗布。我累得往後倒下,這過程真是緊張啊!

片刻間,其他的村民紛紛走上前來,有些人甚至脫掉衣服,讓我看他們的病痛。女人們讓我看她們孩子的眼睛、鼻子,與耳朵的發炎,手指、手還有腳趾的彎曲變形,百分之八十的女人自己本身都有嚴重的甲狀腺發炎紅腫(後來我發現,這是因為他們的飲用水中缺乏碘),因為裸露著上半身,她們發炎感染的胸部也曝露在我面前。男人們讓我看他們皮膚上的疤及傷口,手指著他們的頭、膝蓋與腳的疼痛來跟我求救。我受到很大的震撼,他們把我當成了醫生。我很清楚的跟他們說:「我不是醫生,請不要誤會了。」可是卻說服不了他們,他們都極需要我的幫助。

幸運地,就在當我不知道如何處理時,酋長的到來打斷了這個緊繃的情況。人群迅速散開來,我也被帶到茅草屋裡,酋長跟我說,我可以待下來住幾天。到了傍晚,他們拿晚餐給我吃,是份量不算太多的米飯還有一點湯,湯只是一大鍋水裡面煮了一小顆洋蔥加上一些香料而已,這就算是他們的主菜。我感激地舀了幾湯匙淋在飯上,配上一些堅果跟菜葉,這貧乏的一餐卻意外地美味。我們坐在廚房火爐邊,在語言的隔閡下盡可能地交談。之後,我在房間另外一邊的一塊布簾後面的木板上睡覺。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卜卦全占星》深度導讀分享會

卜卦占星  

主講:希斯莉|CECILY HAN

時間:2012.10.6(六)14:00-17:00

地點:佛化人生書店(台北市羅斯福路3段325號7樓)

入場方式:憑書免費入場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遇見原始部落

一下了車,冒險就展開了,很顯然吉普車從來不曾在這個五十九哩處停過車。這個部落民族村莊是完全孤立與自給自足,如果能在大自然取得所需要的,他們就去拿,如果不行,他們也過得下去,這就是為什麼吉普車從未在此停車。當車停下來時,就像是《上帝也瘋狂》電影中的一幕,突然間一群部落小孩從森林裡跑出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站在那裡:一個來自西方、年輕的中國女孩,背著背包,帶了遮陽帽還有一顆好奇的心,與「我來了」的天真快樂微笑。

圍繞著我的是五十個孩子,跟他們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年長的男人,我對他尊敬地鞠躬,用他的語言對他說:「我來拜訪你的村莊,你可不可以帶我去見酋長,我想問他是否可以讓我留下來?」這句話我練習了很多次,當他了解地點點頭時,我也很佩服自己的語言能力。他給了我一個奇怪但又感興趣的眼神,馬上要我跟著他爬上山到座落在山丘中的村落。也許我是長久以來第一個造訪者,沒有其他人拜訪過他們。

當我進到部落村莊裡,村民都轉頭盯著我看。村裡散落著簡陋的茅草屋,樣式簡單,有些女人在陽光下曬著水果,年長的女人們紡織布料,男人們蹲在地上抽著某種菸草。我被帶領到酋長的茅草屋坐了下來,帶我進村的男人叫我等一下,酋長在森林裡睡午覺,在我對面有幾個部落的村民也在等待著酋長,我注意到他們很輕鬆與謙卑,他們對我沒有怪異或是恐懼,雖然我突然而奇異的現身在他們平凡的村莊生活之中。

就在等待的時候,有陣吵鬧聲出現:一群女人抱著一個受傷的女人擠進茅草屋來,她的整個右小腿都被切開,看得見肌肉、血液和骨頭的傷口。她在森林中砍木頭,卻意外地以斧頭砍傷了自己,她受傷慘重又快要暈過去。我沒辦法不盯著她被木頭碎片穿透的敞開傷口瞧,她的腳邊已經迅速流下一灘血,我想:「為什麼她不蓋住傷口,緊壓住或是清洗,或是看在老天爺的份上做點什麼都好!」可是她沒有,只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流著血,偶爾因為太痛而瞇著眼睛,沒有說一句話,其他人也都看著她,但是不知道該怎麼幫助她。

我不想介入,畢竟這不是我的村莊,我也不是酋長,甚至此刻我連我是不是受歡迎都不確定,我覺得在這時候進行醫療介入實在不適合。可是過了十分鐘,看著這攤血已經布滿地面,我實在忍不住了,我先憋住倉促的喘息,再對他們說:「請讓我幫忙好嗎?我們必須把傷口包起來,還要清洗消毒這個傷口。」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