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5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反社會人格很怪異,就連經驗豐富的專家也得認輸。反社會人格跟靈魂的概念很接近,跟善惡的概念也很接近,而這種關係會使得我們很難仔細思考這個主題。這個問題在本質上無可避免會變成「他群v.s.我群」(them-versus-us),因此這個問題就會引發科學、道德和政治上的爭議,讓我們一個頭兩個大。我們要如何從科學的角度研究一個顯然是跟道德有關的現象?誰應該得到我們的專業協助,是那些「病人」?還是必須忍受他們的人?既然我們用心理學研究來「診斷」反社會人格,那麼我們應該「測試」誰?在一個自由社會裡,我們應該把所有人都抓來測試看看?而如果有人真的被測出是反社會人格者,社會能夠拿這個資訊怎麼辦?沒有其他疾病會引發這類政治不正確,或專業不正確的問題,而反社會人格(我們都知道反社會人格和「毆打配偶、強暴、連續殺人、好戰」等等行為有密切關係)14 某種程度上其實是心理學最後一塊,也是最令人畏懼的處女地。

         然而,我們最害怕提起的一個問題是:我們能否確定地說,反社會人格不會在有反社會人格的人身上運作?反社會人格究竟是一種疾患,還是一種官能症?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良心一定會在有良心的人身上運作嗎?還是說,良心不過是用來封鎖社會大眾的心理柵欄?不管我們會不會大聲說出來,但我們多少都會懷疑,因為千百年來,就算時至今日,許多舉世聞名的人都是沒有道德的人。而在我們當今的文化裡,利用別人已經變成一種流行,而不講良心的商業行徑顯然能夠累積天文數字般的財富。而在個人層面上,大多數人也都可以從他們的生活當中看到許多例子,不講道德的人就能成功,而有良心的人經常看起來就像傻瓜一樣。

        到底是惡人有惡報,還是好人沒好報?那些沒有良心的少數人最後會統治這個世界嗎?這些問題反映了本書的一個主要關懷。就在二○○一年九一一事件過後,我就想到這個主題,九一一事件讓所有有良心的人都深陷於痛苦之中,有些人甚至感到很絕望。我平常是個很樂觀的人,但在那時候,我跟很多心理學家與研究人性的學生一樣,都很害怕美國和其他許多國家會捲進充滿仇恨的衝突,與冤冤相報的戰爭裡,這樣我們未來幾年都很有得忙了。每當我想要休息或是睡覺時,腦海中不知道從哪裡就會冒出一首已經有三十年歷史的老歌歌詞:「撒旦大笑,張開翅膀。」15 這首歌很有啟示錄的感覺。我用心靈之眼看見撒旦張開了翅膀,笑得很開心。而從殘骸裡飛出來的並不是恐怖分子,而是惡靈般的操縱者──這名操縱者利用恐怖分子幹下的好事,點燃全世界的仇恨。

      我對這個「反社會人格v.s.良心」的題目很感興趣,所以我打電話跟同事討論。我這個同事是個好人,他平常也很樂觀,很會鼓舞人,但他此刻就跟世人一樣震驚、沮喪。我們討論到一個自殺症狀變得更嚴重的共同病人,顯然是因為美國出了這樣一場大災難(但從那以後,他的病情又有顯著的好轉,真是謝天謝地)。我的同事說他覺得很有罪惡感,因為他覺得自己被撕裂了,所以他能夠給病人的情緒能量沒有以往那麼多。我這個同事是個很關心病人、很有責任感的心理醫生,但他現在被這個事件擊垮,就跟其他人一樣,他覺得很無力。他自我批判到一半,突然停下來,嘆了一口氣,然後用一種很疲憊,完全不像他平時的聲音對我說,「你知道嗎,有時候我會納悶人為什麼要有良心?良心只會讓你吃虧。」

         他的問題讓我大吃一驚,因為他平常是個活力充沛、熱情洋溢的人,憤世嫉俗實在不像他的作風。我用另一個問題來回答他,我說,「好吧,伯尼,那你告訴我。如果你有得選的話,我是說如果你真的有得選──當然你是沒得選啦──你會選像你這樣有良心,還是會選當個什麼事情都……呃,做得出來的反社會人格者?」

他考慮了一下然後說:「你是對的,我會選有良心。」

, , , , , , , , , ,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十五個人裡面大概就有一個反社會人格者,而所謂的反社會人格者主要就表示他們沒有良心。這種人並不是無法理解好壞之間的分別;而是就算他們理解,也無法限制他們的行為。這種人就算理智上能夠瞭解對錯之間的分別,但在情感上還是無法瞭解,而他們也不會恐懼上帝,但我們這些正常人就會。二十五個人當中就有一個人完全沒有罪惡感或是悔意,而這種人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反社會人格在人類社會裡的高發生率,會對我們這些一定得住在這個星球上的正常人造成既深且廣的影響,就算對臨床上並沒有受過創傷的人也會。那四%的人會把我們的人際關係、銀行戶頭、成就、自尊和我們的太平日子毀得一乾二淨。然而,令人跌破眼鏡的是,還是有很多人對這種疾患一無所知,或者就算有所認識,也只會從「暴力型精神病態」(殺人兇手、連續殺人犯、大規模殺戮的兇手〔mass murderer〕)等角度思考,這種人一再犯法,他們如果被抓到就會被關起來,或許還會被我們的法律制度處死。但一般人察覺不到,也分辨不出混在我們裡面的非暴力型反社會人格者,這類人為數更多,但這類人通常不會公然犯法,而法律制度也拿這些人沒辦法。

        比方說,我們大多數人不會想到「構思一場種族清洗」和「毫無罪惡感地跟老闆講一個同事的壞話」之間有任何對應關係。但是這二者不僅存在某種心理對應關係;而且它們之間的對應關係還很令人害怕。這種對應關係很簡單,但也很根本。這二者都欠缺一種我們都有的內在機制:我們做了一個認為是很不道德、很沒倫理、很不顧別人或是很自私的決定時,這個機制會懲罰我們。如果把廚房裡最後一塊蛋糕吃掉,我們多少都會有點罪惡感,而如果是故意,或是很有計畫地去傷害人,那更遑論我們會有什麼感覺。沒有良心的人都屬於同一個族群,不管是愛殺人的暴君,或只是冷酷無情的扒手。

        有或沒有良心是一個很根本的劃分,這種劃分比智力、種族或甚至性別的劃分更重要。不僅僅是在社會地位、慾望、智力、嗜血或機會方面上,靠他人勞力過活的反社會人格者、偶爾搶便利商店的人,或是當代「強盜貴族」(robber baron之間的區別;或者是普通的惡霸,和反社會人格殺人犯之間的區別。這些人跟他人的區別是在心理方面,這些人的心裡有個空洞,這些人沒有良心。

        對其他九六%的人來說,良心實在太根本,讓我們很少想到它。大多數情況下,良心的表現就像是反射作用。除非誘惑實在太強大(感謝老天,這種誘惑很少在日常生活裡發生),否則我們絕對不會認真考慮每一個道德問題。我們不會很認真地問我們自己,今天該不該給小孩午餐錢?今天該不該偷同事的公事包?今天該不該拋下配偶一走了之?良心默默地、自動地、持續地為我們決定這些事情,以至於我們無法想像(就算發揮最大的想像力)沒有良心的話,我們要怎麼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因此,如果有人做了一個很沒良心的選擇,我們很自然就會想出完全不正確的解釋:她忘記給小孩午餐錢了。他同事應該是把公事包放錯地方了。她肯定沒辦法跟老公過下去了。或者我們會想出很多標籤解釋別人的反社會行為:他「很怪」、「很有藝術家的氣質」、「真的很愛跟人競爭」、「很懶惰」、「很愚蠢」或是「老是很壞」。除了我們有時候會在電視上看到的精神病態怪物(這些人的行動令人髮指到無法為他們辯解),我們幾乎看不到沒有良心的人,我們對自己和別人的智力都很好奇、連小孩子都能分辨男女、我們會因種族問題開戰。但是,對於可能是劃分人類的最重要特徵──有沒有良心──還是不以為意。

        幾乎沒有人──不管他們在其他方面的教育程度有多高──知道「反社會人格」這個詞的意思。而且多半不知道這個詞可以用來形容他們認識的人。而且就算已經瞭解這個詞的意思,大多數人還是無法想像缺乏良心是什麼感覺,事實上,我們很難想像這種經驗。我們能夠想像完全看不見;能夠想像自己得了憂鬱症;能夠想像自己的認知功能嚴重受損;能夠想像中了樂透彩,或是其他成千上百的極端經驗。我們全都曾經迷失在黑暗裡,全都曾經多少有點憂鬱,全都曾經覺得自己很蠢。大多數人也都想過,如果獲得一筆意外之財的話要怎麼花。而晚上睡覺作夢的時候,我們的念頭和想像就會一發不可收拾。但如果我們完全不在乎自己的行為對社會、朋友、家人、小孩造成什麼影響時,到底會變成什麼樣的情況?要怎麼看待我們自己?不管我們是醒是睡,我們身上都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指引我們。我們能夠想像到最接近的經驗,就是生理上受到極大的痛苦,以至於我們的思考能力,或行為能力都暫時癱瘓。但就算受到很大的痛苦,罪惡感還是存在。我們完全無法想像絕對的無罪感是什麼情況。

, , , , , , , , ,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靈整理,從一支筆開始】巡迴講座

人類新操作系統.jpg  

人類新操作系統Human New World

與內在智慧合作,善用直覺與靈感,心想事成過生活

先不用強迫自己正向思考,更不需壓抑,

思想就是你的旅程,透過書寫去發現自己的真相吧!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孩子沒問題,是爸媽的問題

不會游泳的魚.jpg  

 諾瓦國民小學四、五年級學生家長/邱爸爸

 兩年多前,因弟弟在公立學校適應出了問題,苦惱之際,深信照書養的太太在《親子天下》發現諾瓦,開了對校咪的認識之旅。對校咪的第一印象,説白了就是一個「怪」字,我不斷問自己,孩子真能放心交給她嗎?但近看些,她的一言一行所散發的,盡是對孩子教育的自信與剛毅。

記得弟弟入學前的第一次會談,校咪聽完我們對自己孩子又臭又長的自我陳述後,我們所期待的是能得到眼前這位所謂教育專家的精闢剖析,相反的卻只有簡單一句話「小孩沒有問題,問題是在父母」。很震驚的一句話,如大夢初醒般,震出了許多自結婚以來我們夫妻不願坦誠面對的一些問題,更震出我們家接下來的改變。弟弟於二上自台北湖轉至龍潭諾瓦,而島移民的這顆種子也開始在我們家悄然萌芽。

 一直以來,我很怕接到學校老師的電話,尤其是在上班時間,因大多沒好事,就我經驗,諾瓦的老師很特別,當孩子出了況,非不得已須知會家長時,從老師口中陳述很難聽出到底孩子是在學校闖了什麼禍,總是拐彎抹角的探詢,最近家裡好不好,小孩有無異樣,只差沒直問,爸媽有無爭吵、工作順不順利。總歸,還是校咪那句話「孩子沒有問題,是爸媽的問題」。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家頂樓竟然有基地台!

在上一個主題中,提到了有三個事項不是區分所有權人會議說的就算,其中一個就是廣告物與基地台的設置,廣告物的設置,我們會在下一個主題中說明,在這裡要講一下基地台的設置,大家都不希望自己的大樓有基地台,但若管委會真的跟電信公司簽約設置基地台時,又該如何處理呢?

法院實際案例分享

大益是頂層住戶,某日上去頂樓平台一看,才發現上面居然有基地台,詢問管委會卻說日前區分所有權人會議已經決議出租設置,大益應如何處理。

, , , , , , , , , ,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創業領域排名世界第一的美國貝伯森學院(Babson College)

連續20年票選為全球最頂尖的創業課

《金融時報》《出版家周刊》《今日美國報》爭相報導
美國Amazon讀者5
星好評

想創業,你要有不一樣的腦袋_正封面.jpg   

, , , , , , , , , ,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威脅你的不是盜版,而是超級激烈的競爭

 「偷吧,偷吧,偷!偷!再偷一些,送給朋友,然後繼續偷!因為不管怎樣,這些混蛋總會明白,他們在敲詐人們,這是不對的!」

這是……無政府主義者?還是海盜黨黨員?都不是,這是在一九八九年發行第一張專輯《厭惡體制化》(Pretty Hate Machine)的工業搖滾樂團「九寸釘」(Nine Inch Nails)主唱──特倫特.雷澤諾(Trent Reznor)所寫的歌詞。

二○○七年在雪梨演出時,雷澤諾鼓動粉絲下載他的盜版音樂,還罵他的唱片公司是「貪婪的王八蛋」。

這是怎麼回事?如果他的歌迷都免費下載他的音樂,雷澤諾要怎麼賺錢呢?

雷澤諾生長在賓州鄉間,那裡除了玉米田,什麼都沒有,音樂是他唯一的發洩管道。他五歲開始學鋼琴,中學時期在爵士樂團和軍樂隊演奏次中音薩克斯風及低音號。可是,雷澤諾的音樂成就並不侷限於鋼琴和管樂──他演奏的樂器包括吉他、鋼琴、合成器、魔音琴、鍵盤樂器、低音吉他、薩克斯風、大提琴、低音提琴、鼓、大號、簧風琴、木琴、排笛、大鍵琴和顫音琴。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買屋、住屋、賣屋,通常會面臨到的法律問題,
提供給讀者們所沒想到的方法及主張,讓讀者能保護自身權利。

你該知道的住屋權利   

       《你該知道的住屋權利》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