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undefined  
                            失敗與成功之間那密不可分的連結,可拿兩個當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安全攸關產業來做對照:醫療保健與航空界。如同我們接下來會看到的,這些組織在心理學、文化與制度上做了與眾不同的改變。但最意義深遠的差異在於他們面對失敗時分歧的手段。

  在航空產業,其態度是非常突出且獨特的。每架飛機都裝載了兩具幾乎無法摧毀的黑盒子,一具是記錄機上電子儀器接收到的指令,另一具是記錄座艙裡的對話與聲音。假使發生事故,會將黑盒子打開,分析裡頭的資料以發掘事故原因。這樣做能確保改變程序後,不會再發生同樣的錯誤。

  透過這樣的方法,航空界達成了亮眼的安全記錄。一九一二年,每十四名美國空軍飛行員中有八名死於飛機失事,超過總數的一半。早期美軍航空學校致命率接近二五%。在那個時候,這似乎不是個令人意外的數字。早期飛航行動,就是操縱著大量木頭與金屬組成的機具以高速在天空飛行,這件事本身便包含著危險性。

  然而,到了今日一切都已截然不同。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的資料,二○一三年,全世界有三千六百四十萬商業班機,載運著超過三十億名乘客。只有兩百一十個人死亡。西方國家建造的噴射機平均每一百萬航班,會發生○.四一次事故─即平均每兩百四十萬航班會發生一次事故。

, , , , ,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二○○五年三月二十九日,馬丁.布羅米利(Martin Bromiley
)於六點十五分起床,隨即走向他那兩個小朋友維多利亞(Victoria)與亞當(Adam)的臥房,要他們準備起床迎接這一天。

此時是個飄著小雨的春天早晨,復活節剛過幾天,孩子們興致非常高昂地衝下樓吃早餐。幾分鐘後,他們的母親伊蓮(Elaine)就會加入他們的行列,她還想在床上多賴幾分鐘。

  伊蓮是名充滿活力的三十七歲女性,她在成為全職母親前,曾經從事旅遊產業,今天是她的大日子:得要前往醫院。多年來她一直飽受鼻竇問題的侵擾,醫生也不斷建議說最明智的方法就是動個手術,將這個問題一勞永逸的根除。「別擔心。」醫師告訴她。「這幾乎沒有任何風險,只是個例行性手術。」

  伊蓮與馬丁結婚已十五年。他們是在一場鄉村舞會上透過朋友介紹認識的,隨即便陷入愛河,最後一起搬到位於倫敦西北約三十英里,白金漢郡(Buckinghamshire)農村地區心臟地帶一個名為北馬斯頓(North Marston)的舒適村莊裡定居。一九九九年維多利亞出生,亞當則是在兩年後,二○○一年來到這個世界。

  人生,對許多年輕家庭來說總是忙亂,但也擁有極大的樂趣。他們一家人上星期四才第一次一起搭乘飛機,並得在這個星期六參加友人的婚禮。伊蓮想先把手術動完,這樣她才能享受接下來幾天的休息時間。

, , , , ,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735V20.jpg

 

思想轉換──對於談判的三個誤解

誤解之一──以為談判就是分出勝負

當談判結束後,你是否認為「今天的談判我應該占上風吧」,或是「今天被對方擺了一道(輸了)」。如果你有這種想法,那是因為你認定談判就是一種零和賽局(Zero-sum Game;所有參與者的獲利加總起來等於零,也就是若有人獲利,其獲利的部分就是別人損失的部分之遊戲)。談判確實是一種知識的遊戲,不過並不是所有的談判都是零和遊戲。

談判不是非黑即白那麼簡單。若是足球或棒球等運動,就能夠簡單地決定勝負,因為遊戲規則很清楚,分數多的隊伍獲勝。不過商場上的談判沒有那麼明確的勝負標準。嚴格來說,若是想要評斷談判的勝負,換個說法不過就是「想要贏」,或者因為對結果沒有信心,所以內心產生「可能會輸」的不安而已。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讀書花園645x234      

小時候,我不知道我的病會害我長得和別人不一樣。我的父母用平常心對待我。我的家人用平常心對待我。我的朋友也用平常心對待我。直到我上幼稚園的時候,我才終於體認到「現實世界」有多殘酷。我那時才五歲大,受到很大的衝擊,那種感覺就像是臉上被重重地打了一巴掌。

第一天上幼稚園,我非常興奮。我準備好要去挑戰世界了!我已經長大了!到了學校以後,我看到有個小女孩獨自在玩,我就走過去和她一起玩。她只是瞪著我看。我把她嚇壞了。

我當時認為這純屬她個人的問題。她走了以後,我繼續玩,剩下的積木(反正就是我們當時玩的東西)都是我的了。後來,下課的時間到了。我跑去和其他小孩一起玩溜滑梯。我整天都盼著從那座滑梯溜下來!其他小孩看到我就跑走了。我以為這是因為我很特別。我以為我是那座滑梯的新貴賓,所以大家都把滑梯讓給我溜。這種情況持續了好幾天,最後我才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我一定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別的小孩都覺得我不正常。他們之所以跑走,是因為他們害怕我,不是因為我很特別。

我終於熬到上小學。我交了幾個朋友,他們會保護我,不讓我受到其他小孩的欺負。但我年紀越大,情況就越嚴重。上初中的時候,我排著隊,做著我自己的事情,經過我身旁的小孩會嘲笑我,或是對我指指點點、跟朋友交頭接耳。後來,他們開始辱罵我。我的其他家人都可以去主題樂園或是「查克起司」餐廳(Chuck E. Cheese’s玩,但我不能去,因為別人都會一直盯著我看,把我當異類。不只小孩會盯著我看,大人也會。小孩子總是會盯著不一樣或是沒見過的事物看,但大人其實也會。我不認識的人會跑來質問我的父母,為什麼不給我吃飯。有的醫生會連病歷也不看,劈頭就問我到底是得了哪種「飲食疾患」(eating disorder)。

我變得沮喪憂鬱。我比一般十三歲的女孩更情緒化。我對世界很憤怒。我想要向全世界證明他們錯了,但沒有人要給我這個機會。後來,我就進了高中。再來,我就在網路上看到「那段影片」。那段影片只有八秒長。只是拍了我的樣子。但那段影片卻有幾百萬人點閱,底下還有幾千條評論。那段影片的名稱是「世上最醜的女人」。

, , , , , ,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