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並善用本身的特質,

本來看似不足的地方,在巧妙的運用下,

反而有機會成為溝通致勝的關鍵! 

  與男性相較,女性常被歸於職場上弱勢的一群,幸運的是,跟以前相比,職場上的男女地位已不像過去那樣有顯著的差異,大家的焦點鎖定在個人的能力上,而非性別。只要有心,女性想要獲得工作上的認同與成就,絕對不是不可能。再加上女性特有的柔軟與感性,更能成為一項溝通上的利器。

  AVON全球總裁 Andrea鍾是我很欽佩的一位女性,雖然年紀跟我差不了多少,可是不論在處理事情的格局或思考策略的切入點,都帶給我莫大的影響。當她面臨公司股價下跌的嚴重危機時,不但魄力地在人員調度上大換血,還把一些舊有 的制度重新思考定位。

  跟一百多年的公司歷史相比,當年只有四十歲出頭的她,在外界看來,可能就像是一個小孩在開大車,不少人可能在擔憂,她是否會一個不小心就把車給弄翻了。事實證明,這輛大車非但沒有被她弄翻,還越開越穩健。

  不過並非全然靠著她的理性與強勢而擁有現今的地位,在她一些看似無情的策略背後,真正牽動雅芳持續向前的,反倒是她的感性。

Spaghetti與陽春麵

  二○○五年時,雅芳的各區域業績都不是很理想,亞洲市場中,只有馬來西亞跟台灣仍有亮眼的成績。每一年,世界各地的 AVON總經理都要到美國跟 Andrea鍾開會,在那一年的年度總經理大會會後,她特別私下跟我和馬來西亞的總經理說,「謝謝你們,幸好有你們。」在市場業績普遍不理想的狀況下,她表示我們的成長給了她最大的鼓勵,而這鼓勵正是她最需要的。在和我們說話的同時,她她的話讓我感受到她也有軟弱的一面,只是堅強的不表現出來,而讓我特別感動的是,她所表現出的真心。

  在每年的總經理大會結束前,她都會以一段感性的話做結尾,有一年她告訴現場來自各地的總經理,她的父母都是中國人,父親曾跟她說,「麵條」其實是中國人發明的,在中國雖然有好吃的陽春麵,可是傳到義大利後,義大利人卻加以改良並加上自己的文化特色後,成了好吃的「Spaghetti 」。同樣是麵條,在不同的國家,只要能善加的運用,就能成為擁有自己特色的產品,而且被發揮得很好。」她以父親曾說過的典故鼓勵大家,不管AVON來自哪個國家,就像麵條一樣,每個人一定都可以做出最好的麵條,一定可以讓AVON這個品牌在我們自己的國家發揮出最好的價值,沒有國家的界限。 

  身為亞裔第二代的她,雖然從小就在美國成長,但畢竟不是早期的移民,早在當地社會打進外國人的社交圈,因此在她特殊的文化背景下,要領導一個有百年歷史的傳統美商公司已不簡單,更何況還要領導來自世界各地,包括歐洲、南美洲、蘇聯、亞太地區、中東等各區域的人,更是難上加難,不過她卻能夠反過來,善用本身這種「在美國生長的中國人」的跨文化背景激勵大家,不但展現出感性的一面,也讓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對公司的認同有所共鳴。

  有時一般人常以為的缺點並不見得是缺點,只是看你如何運用。以 Andrea鍾的例子來看,她的亞裔背景似乎有可能成為她在白人社會嶄露頭角的絆腳石,可是她卻利用這項看似為「缺點」的特質,讓自己在 AVON這個跨國性企業中,成為跟不同種族「搏感情」的溝通橋樑。

  同樣的道理,感性有時會被引申為感情用事或不客觀理性的處事態度,可是若能善加利用這個與生俱來的特點,不但能在理性處理事情之外多了些彈性,更能成為自己是否可在職場上發生影響力的關鍵。

示弱的力量

  除了感性外,女性先天在情感與生理上,好像也比男性多了些可以「出糗」的機會,什麼意思呢?比如當女性在受到委屈或打擊時,淚流滿面、語無倫次,是能讓人理解的;相對男性而言,「男兒有淚不輕彈」就成了一個沉重的包袱。女性的這項獨占權利,不但讓女性在職場上多了些「彈性」,更有可能發展是當我二○○八年身兼韓國總經理的位置時,卻有很深刻的感受。

  就跟大家印象中的韓國沒太大的差別,那還真是個「以男性為尊」的社會,不管是日常生活中或是職場上,作主的幾乎是男性,要在組織中找到女性主管帶領一群男性幕僚的例子,大概只能說屈指可數。因此管理韓國這塊市場時,除了找出雅芳小姐的主力市場外,如何能讓那些不習慣聽女性說話的大男人們卸下心 防,跟我密切合作,也成了一大挑戰。

  接手韓國不久,我就發現四十歲左右的韓國女人非常有潛力,跟台灣女性很不同的是,這群女人雖然大多沒有工作,可是在外表妝扮上卻一點都不含糊,甚至可以說絕不虧待自己,只要有些錢,不但非常捨得花,還很喜歡用名牌。看準了韓國女人的這點特色,我便用優厚的獎金吸引這群韓國的中年婦女擔任雅芳小事實上,在做這方面規畫前,為了能讓韓國當地的主管(都是男性)可以認同並協助我,在二○○七年年底,我特地到韓國跟他們一起到滑雪場過忘年會。

  當時根本沒滑過雪的我,被他們趕鴨子上架送到滑雪坡,也只好硬著頭皮往下滑。後來天氣冷得讓我眼淚鼻涕直流也就算了,我還摔了二十幾次,過了近三小時才好不容易回到平地。

  一路的過程雖然很糗,卻讓那些大男人本來刻意壓抑的男性自尊心和民族自尊心頓時優越了起來。可能當時他們在心中的O.S.就是,「一個女人要來管我們?就讓我們看看你有多能幹吧!」沒想到,我非但沒有嚴詞拒絕他們把我送上滑雪坡的要求,還完全不掩飾自己的害怕與狼狽,把自己的「弱勢」完全攤在那些大男人的面前,這樣的互助模式反而讓他們體會到我不是來管他們,而是要跟他們一起成長的心態;也讓他們對我的態度由「等著看好戲」,轉為「共體時艱」。

  晚上當我們在戶外零下七度的低溫中舉行營火晚會,我一邊搓著暖暖包一邊跟大家說話時,竟有人激動得掉下眼淚。

  對女性來說,先天上本來就擁有比男性更多的條件可以「示弱」。這樣一次經驗讓我體會到,適時表現出自己脆弱的一面,並不見得是件壞事,有時甚至會讓自己獲得一些認同,讓旁人感受到,你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性的一面,而不以一些先入為主的想法來評判或定位你這個人。


本文摘錄自《不設限的人生》一書,想看更多介紹或購書請【按我】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