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大師性無能 美艷夫人慾海沉淪

助手書信透露:德布西曾經拜倒在夫人石榴裙下

【本報記者希克斯密/比利時日德堅莊園報導】

因一曲《死亡之鳥》而東山再起、全世界知名的比利時音樂大師維維安.艾爾斯爆出了性醜聞,被戴了綠帽子。

怪病纏身的艾爾斯已經長久不良於行,需要專門的僕人替他推輪椅,長年來待在日德堅莊園足不出戶,並且有頭痛的毛病,經常一發病就得待在床上好幾天。由於無法創作,使得他性情大變,夫妻關係更是相敬如冰。不過據在莊園內的工作人員指出,艾爾斯大師在一次世界大戰時逃到丹麥去,一九一五年在哥本哈根的妓院裡染上了梅毒,而且在那之前,艾爾斯與妻子就已經分居,染上梅毒之後也不再與妻子享有魚水之歡。在此記者要特別提出警告:將來到丹麥時要小心,尤其要避開丹麥的妓院。

據艾爾斯的貼身僕人指出,有位年輕的音樂系學生某天突然造訪日德堅莊園,在大師輪椅前低聲下氣地請求留下。這位年輕音樂系學生名叫羅伯特‧佛比薛爾,請求讓自己的雙手成為主人的手,自己的腦袋成為主人的腦,也就是當一名記錄員,為無法動手譜曲的大師抄寫腦中的音樂。

這位叫佛比薛爾學生年輕俊秀,出身於倫敦的顯赫家庭,卻欠了一屁股的債,他想成為大師的左右手,是看中日德堅莊園位置隱蔽,可以避開債主的追討。做大師的助手,也對他未來的音樂生涯非常有利。大師與助手的關係正是魚幫水,水幫魚,但這名助手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幫助艾爾斯東山再起,成功發表了名曲《死亡之鳥》,讓艾爾斯重登世界樂壇,並與大師夫人一起攀上了性愛的高峰。

大師的貼身僕人表示,夫人已經不是第一次讓主人戴綠帽子,夫人不曾放過任何一位莊園訪客,大師心底一直都有數,但可能是出於內心愧疚,也可能是因為寄人籬下〈日德堅莊園是夫人的家產〉,大師都隱忍不敢言,況且這次夫人染指的對象是他創作上的左右手。莊園的人都很清楚夫人不會放過這位年輕人,貼身僕人表示:「住樓上的人因為自己的小聰明而洋洋得意,事實上沒有秘密能瞞得過整理床單的人。」

艾爾斯曾經明白告知助手,他的妻子「行為不檢點」,連敵人都能告訴他夫人外遇的種種情事,所以他開門見山地問佛比薛爾:「我的妻子有沒有騷擾你?」透露消息的貼身僕人當時也在場,他告訴記者,當晚的情況非常微妙,因為主人在深夜時突然起床,說要去找佛比薛爾寫下腦中縈繞不去的音樂,無論如何都要衝到助手的房間去。據他的觀察,佛比薛爾當晚應該正在與夫人享受魚水之歡,艾爾斯打斷了兩位狗男女的享樂。他推測夫人應是躲在那高聳得有點誇張的棉被底下,但是艾爾斯因為五官感知退化,沒有察覺房間裡先前正春色旖旎,空氣中瀰漫了性愛的味道。艾爾斯立即要求助手開始抄寫他唸出來的音樂,佛比薛爾的反應有點不耐煩。艾爾斯的僕人雖然沒有全程在場,但也沒有發現夫人離開佛比薛爾的房間。至於主人那令人難堪的問題,佛比薛爾裝出很氣憤的模樣斷然否認了。

記者另從極可靠消息來源取得證據,證實夫人確實紅杏出牆,外遇對象正是佛比薛爾。這項可靠證據是佛比薛爾寄給密友的信件,更證實了莊園的工作人員對夫人的看法。內容摘錄如下:

「潔〈艾爾斯夫人〉還想要第二回合,就像要把她和我黏在一起。我沒有拒絕。她有馬術師的身體,比你一般會碰到的成熟女性更有活力,而且比我騎過的許多十先令妓女還有技巧。我不禁懷疑,那些受邀到她的馬槽裡吃糧秣的年輕種馬已經足夠排成一長列。果然,就在我打最後一次瞌睡時,她說:『在大戰前,德布西曾經在日德堅待過一個禮拜。我沒記錯的話,他當時就睡在這張床上。』她話中的弦外之音似乎暗示她當時也和他在一起,這並非不可能。『只要是穿裙子的他都不挑。』我聽過人家這麼說克勞德.德布西。而且他是個法國人。」

這段極親密的內容出自於佛比薛爾的親手書信,許多能暴露莊園醜聞與大師創作秘密的內容都寫在信件中,如果書信內容全部刊登出來,簡直就是一本融合多角關係、愛恨糾葛的羅曼史。透露書信的秘密人士表示,這些信件他都已經妥善保管,有朝一日會交給媒體公諸於世。

 

(內容取材自<寄自日德堅莊園的信>),想看更多請[按我]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