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夫無法呼吸。他當然沒辦法,他已經死了。

但是如果他已經死了,為什麼他能意識到自己無法呼吸?或意識到任何事?就死了這件事來說,這不該發生。

傑夫.溫斯頓死前,正在和妻子講電話。

他的妻子正說到「我們需要——」,但傑夫再也聽不見他們需要什麼,似乎有某個重物擊中胸口,讓他嚥下了最後一口氣。電話筒從他手中滑落,敲碎了書桌上的玻璃紙鎮。

一週前,她才說過類似的話,她說,「傑夫,你知道我們需要的是什麼嗎?」接著是一陣停頓,明顯的暫停,但不像這次要命的停頓無止盡、無可更改。

他們需要出去透透氣,調劑生活,需要搭飛機到氣候暖和、碧綠蒼翠的小島,說不定是牙買加。不,他們需要的是一禮拜或一個月,到某個頹廢墮落的異國小島盡情逍遙:在綿延無盡的無人沙灘上做愛,晚上聽著如火紅花朵香氣飄盪在空中的雷鬼音樂。

一幢好房子也是個不錯的主意,他們也需要一個孩子,琳達或許比他還急。在傑夫的想像中,他們從未出世的孩子總是八歲大,跳過了需索無度的嬰兒期,但又還不到惱人的青春期。一個乖小孩,不過分漂亮或老成。

但他們不會有孩子,也買不起蒙克萊或白原市的房子。傑夫的職位是紐約WFYI新聞廣播頻道的新聞總監,實際上的名聲與收入不如聽起來響亮豐厚。也許他該跳槽到電視台去。不過以四十三歲的年紀,這是越來越不可能了。

我們需要,需要……談談,他想。他們需要直視對方的眼睛,簡單地說句:「我們走不下去了。」浪漫、激情、美好的計畫,沒有一樣行得通。全都變得平淡無味,而且也怪不了誰。

他們當然沒有談談。這正是他們最大的失敗,他們很少談及內心深處的需求,從不曾觸及始終存在兩人間撕扯般的殘缺感。

琳達用手背拭去洋蔥引起的無意義淚水。「你聽到我說的話嗎,傑夫?」

「是,我聽到了。」

「我們需要的是,」她說,一邊看著他的方向,但視線不是落在他身上,「一個新浴簾。」她在他步向死亡前的那通電話裡,十有八九要表達的僅是這種層次的需求。「……一打蛋,」或許這句話就這樣結束,也可能是「……一盒咖啡濾紙。」

但他為什麼想這些?他納悶。他正在死去,看在老天分上,難道他最後不該想點更深入、更有哲理的事嗎?或是將他的畢生高潮來個快速重播,四十三年的精華剪輯。人溺死時,不都曾走過這一遭?

感覺就像溺水,他在思考時,彷彿被拉長的時間一秒秒過去:那駭人的壓力、想吸口氣的絕望掙扎,使他渾身濕透的濕熱水氣,就像從他前額淌下、刺痛雙眼的鹹味汗水。

他的臉落到書桌上,在他睜開的一隻眼睛前,紙鎮上裂開的缺口像個巨大的洞穴——世界自身的裂痕,反映他內在極度痛楚的一口破鏡。透過破碎的玻璃,他看到書架上方數位時鐘上鮮明的紅色數字:1:06 PM OCT 18 88

傑夫無法呼吸。他當然沒辦法,他已經死了。

但是如果他已經死了,為什麼他能意識到自己無法呼吸?或意識到任何事?就死了這件事來說,這不該發生。

他從捲成一團的毯子上轉開頭,開始呼吸。悶濕的空氣中充滿了從他身上散發出的汗味。

所以他沒死。不知何故,意識到這件事並沒讓他太興奮,就像之前的死亡假設也沒能嚇著他一樣。他把臉上的毯子推到一旁,踢了踢起皺的床單。黑暗房間裡正播放著音樂,樂聲細不可聞。

傑夫摸索著想找到電燈開關,在黑暗中完全了迷失方向。他要不是正躺在醫院的床上等著從剛才辦公室裡發生的事件中復原,要不就是在家裡,剛從一個恐怖的惡夢中醒來。他的手摸到了床頭燈,開了燈。發現自己正在一個狹小髒亂的房間裡,衣物和書散落一地。不是醫院也不是他和琳達的臥房,不知為何,卻有股熟悉感。

面帶微笑的裸體女郎正從貼在牆上的大照片上回望他,是《花花公子》的摺頁海報,屬於早期風格。一張書桌上方有個紅白藍三色條幅,上面用星條圖案的字體寫著「操!共產主義」。傑夫看見那標語時笑了,他記得自己也曾從保羅.克雷斯納轟動一時的小眾雜誌《現實主義者》上訂購了一條,那時他還在讀大學,那時——

他突然直挺挺地坐起身,耳中響起突突的脈搏聲。

他的書桌上放著一本影印的《新聞週刊》,封面故事是西德總理康拉德.艾德諾的下臺,期號是一九六三年五月六號。傑夫一直盯著那數字,希望能為一切想出個合理解釋。

全都說不通。

房間門猛地彈開,臥室內的門把砰地撞上了書櫃。就像往常一樣。

「嘿!你還在搞什麼鬼?還有十五分鐘就十一點了。我以為你十點要考美國文學。」

馬汀站在門口,一手拿了可樂一手拿了堆教科書。馬汀.貝利,傑夫大一時的室友,整個大學時代直到畢業後幾年一直是他的密友。

馬汀一九八一年自殺了,在離婚及連續破產之後。

「所以你打算怎樣?」馬汀問,「拿個不及格?」

傑夫看著他過世已久的老友,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馬汀那髮線還沒後退的濃密黑髮、光滑的臉龐,尤其是那對洋溢著青春光彩、不曾見識過苦痛的眼睛。

「嘿!怎麼回事?傑夫,你沒事吧?」

「我覺得……不太舒服。」

馬汀笑著把書本扔到床上。「跟我說怎麼回事。我現在知道我爹為什麼警告我別碰蘇格蘭威士忌混波本酒了。喂,你昨夜在曼紐爾酒館碰上哪個甜妞兒吧?茱蒂如果在,肯定會殺了你。那女孩叫什麼?」

「呃……」

「少來了,你沒醉成那樣。你會打電話給那女孩吧?」

傑夫在高度驚慌中轉過身。他有太多事想跟馬汀說,但比起現在的瘋狂狀況,沒有一件事能讓人容易理解。

「出了什麼事啦,老兄?你看起來他媽的糟透了。」

本文摘自《Replay重播》一書


作者:肯恩‧格林伍德

譯者:陳雅馨

書系:獨‧小說

定價:280元

出版日期:2009年10月1日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