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意為你解盤橫Banner.jpg

玩偶的信

 

我有幸熟識一些所謂的「股市大師」與一些專門報明牌的「媒體記者」,更熟悉的他們那一套利用媒體傳聲筒傳播有關個股之「好消息」,當然這些好消息多半都是加工過甚至於是造假誇大的,從前我對於這些類似坑人但卻又是散戶的「你情我願」的事情相當反感,直到有一天讀到了一個故事。

有名的捷克籍德語小說家卡夫卡(1883-1924)有這樣一段故事:
『卡夫卡在公園遇到一個哭泣的小女孩,說她的玩偶不見了。卡夫卡告訴小女孩:「妳的玩偶出門旅行啦。」女孩問:「你怎麼知道?」卡夫卡回答:「因為他給我寫了一封信呀,我明天拿給妳看。」

卡夫卡一回到家就開始寫那封信,就跟寫自己的小說時一樣專注。如果他能編造出一個美麗的、具有說服力的故事,就能創造出一種真實來彌補小女孩的傷痛。隔天,卡夫卡帶著這封信趕到公園,唸給不識字的小女孩聽。玩偶在信上說,他想出門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但會永遠愛著他的主人。玩偶許諾每天寫一封信給小女孩,報告自己的行蹤。

卡夫卡一連寫了三個星期,替一個遺失的玩偶,書寫一封又一封虛構的信。卡夫卡每天到公園向小女孩朗讀一封新的信;在最後一封信的結尾,玩偶向小女孩道別。終於小女孩不再那麼想念玩偶了,因為卡夫卡給了她一個故事,足以撫平遺失玩偶的傷痛。當一個人有幸生活在一個故事裡、生活在想像的世界裡,現實世界的傷痛就會消失。只要故事繼續進行,現實就不再存在。』

對於許多沒有遭逢慘痛損失經驗或不具自省能力的投資人,在金融市場進行的「逐夢」行為,或許只是對現實生活壓力的一種心理釋放,譬如對一個收入不高資產不豐厚的尋常上班族,投入一些資金並聽一些股市大師的美麗語言,或每天隨著金融行情起伏而欣喜或悲痛,可能就像是失去玩偶的小女孩,只要故事繼續進行,現實就不用面對。

所以當我再面對那些對於市場資訊完全沒有免疫能力的朋友,或對一些名嘴如癡如狂的投資人時,我反而站在一個羨慕的立場去面對,羨慕起眾多台股投資人到了四五十歲還可以保有童話一般的天真。

本文摘自《我願意為你解盤》一書


我願意為你解盤書封(中).jpg

書名:我願意為你解盤

作者:黃國華

定價:240元

出版日期:2009年12月11日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