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加索玫瑰Banner.jpg

阿里擁有沙漠的靈魂,只相信一項真理;

妮諾的靈魂火焰來自森林,具有多變的韌性。 

水火不容的靈魂決定要相擁在一起,注定就是要受傷!

「歐陸西、南、北三面臨海。有些科學家認為高加索山脈以南屬於亞洲,但另外一些科學家則秉持外高加索文化發展觀點認為,這片土地當視為歐陸。同學們!究竟我們的城市應當屬於進步的歐洲?還是落伍的亞洲?」

老師洋洋得意地笑起來。外高加索地區巴庫城的俄皇人文中學三年級班上一共四十名學生,因聽聞這浩瀚淵博的知識與重責大任,全都屏氣凝神不敢呼吸。

班上一共有三十名穆斯林、四位亞美尼亞人、兩位波蘭人、三名獨立主義者以及一名俄國人。坐在最後一排的海達舉手發言說:

「老師,我們寧可留在亞洲。」

同學們哄堂大笑。海達已經第二次留級念三年級了,而且只要巴庫繼續歸屬亞洲,海達極可能必須留原班重讀一次。因為教育當局規定,凡出生在俄屬亞洲領土上的學生若成績不佳,就必須留級。

薩甯老師一身俄國高中教師繡金制服打扮,皺起了眉頭。

「這樣啊?海達想留在亞洲嗎?請起立,並解釋原因。」

海達站起來走到教室前方。他滿臉通紅,根本說不出半句話。班上的亞美尼亞人、波蘭人、獨立主義者及俄國人都因為海達的愚蠢而幸災樂禍。我舉手發言:

「老師,我也寧願留在亞洲。」

「阿里汗施爾旺席爾!你也如此!好!請起立。」

薩甯老師噘起下唇,心中暗自咒罵被流放到裏海邊疆的命運。

「我覺得身處亞洲挺不錯的。」

「這樣啊。你曾經去過亞洲真正的蠻荒之地,像是德黑蘭嗎?」

「有的。去年夏天去過。」

「原來如此。你在那裡可曾看見汽車等歐洲文明之偉大貢獻?」

「有啊!甚至有容納三十人以上的大型汽車。它們並非市區巴士,而是來往鄉鎮之間的公車。」

「那是長途巴士,可以替代火車,往來於火車無法抵達之處。這就是落伍!阿里,請坐下吧。」

班上其餘三十位穆斯林同學很高興,紛紛投予我贊同的眼神。

薩甯老師惱火得不發一語。因為他有責任將學生們教育成為優秀的歐洲人。

「那麼,誰曾經去過柏林?」

老師今天的運氣真是不佳。麥考夫舉手表示他小時候去過柏林。他還清楚記得柏林地鐵裡陰森森的霉味、震耳欲聾的火車聲,也還記得他母親當年為他準備的豬肉火腿三明治。

這番話把我們三十名穆斯林嚇得心驚膽跳。「豬肉火腿」幾個字尤其讓塞德穆斯塔法感覺噁心想吐,他甚至要求老師簽准他請假早退。於是大家草草結束了巴庫地理歸屬問題的討論。

更多試讀請見: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65075#serial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