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只能活一次,改變就是現在!

當地球沿著停工這條路走下去,食物、能源、運輸、消費品都將變得更昂貴

工作機會愈來愈少、錢愈來愈難賺。

現在是我們跳脫以往生活模式,接受新經濟、追求真正財富的時候了。

新富餘(中).jpg 

要生存就得改變現狀

我們很清楚什麼事不能做,卻搞不清楚我們必須完成什麼事。

現在,人類破壞地球的速度遠超過人們復育地球的速度。在生態環境日益惡化的情況下,食品、能源、運輸和消費用品變得愈來愈昂貴。跟生態惡化同時發生的經濟不景氣,已經導致另一種型態的匱乏:所得、工作和信用紛紛出現短缺。以往我們訴諸成長,也就是舉債消費造成消費榮景假象這種做法;現在,這樣做不再是家庭或地球負擔得起的選擇方案。

《新富餘》回應我們當前的處境,主張透過一項重大改變,創造新的財富來源、利用綠色科技和不同的生活方式,讓個人和國家真的更富裕,也讓經濟更有保障。這本書的核心觀點就是永續性,但是作者提倡的永續生活,絕不是要大家過苦日子。然而,唯有透過產生新效能的改變,我們才能獲得更大的獎勵,也就是真正的滿足與富裕。這種改變就是:以少得多(getting more from less)。

 成長有極限,永續發展才是王道

工時過長、錢仍不夠用,我給現代人的建議是擬定計畫,在一切如常運作的經濟中,別聚焦在全職工作,改以永續發展的新興領域為主,包括從金融海嘯後發展出的事業和對應的經濟活動。這種新興領域涵蓋家庭栽種食物、家庭施工與修繕,以及像以物易物和團購等社群提案。

新富餘有一項核心原則──擺脫一切如常運作的經濟進行多樣化,它是以未來發展的觀點為依據。歷經這次金融海嘯後,經濟學家對這次經濟不景氣影響多深及持續多久時間,提出各式各樣的預測,這些預測的唯一共同點是不確定性。

這次經濟事件的嚴重性和獨特性引領我們進入未知的領域,原本就不太準確的大型模型當然更不可靠。經濟學家重新求助於簡化的心智基本模式、直覺和機率估計,即使在金融海嘯過後一年,誰也不知道各國為振興經濟投注的資金耗盡後,經濟成長剛冒出的新芽和初期跡象是否繼續存在。在未來,經濟可能復甦、可能持續停滯不振、甚至可能陷入另一次衰退。讀者在細讀我的論點時,必須先瞭解未來的經濟發展就是如此不確定。

當全國經濟和全球經濟設法從經濟衰退中脫困之際,卻面臨該怎樣解決失業和歇業等棘手問題。在富裕國家,大多數意見圍繞著替代能源、服務、軟體和高科技打轉。但是,工作和價值的另一項來源應該成為我們的規畫重點才是,那項來源就是:自然資產的重建。

自然是所有生產的一項投入,因此,自然環境惡化就會提高生產成本。土壤貧瘠導致糧食生產減少。清理褐地和排水道的有毒物、滋養貧瘠土壤、補給供水量和恢復生物多樣性,這些事情全都能創造財富。因為污染引發氣喘、癌症和畸形兒,最後就要負擔龐大的健保費用。只要氣候變遷不會失控、不會大肆破壞生態系統,生態復育就是一項明智策略。下一個經濟時代需要的是,人們奉獻心力修復地球的能力,讓地球能支持人類和其他生物繼續生存下去。

 GDP無法反映人民的生活品質

即便市場在讓失業者重回職場這方面,已經展現一種驚人的能力。可是現在,這項解決方案不再像以往那樣奏效。

讓大氣層二氧化碳濃度不斷上升,這表示不管就國家或全球層面來說,把一切如常運作的經濟成長當成失業的解決之道,根本相當愚蠢。這樣做大多只是空有其名的成長。而且,經濟全球化也表示,新工作機會可能不會出現在失業者居住的地區。那種情況很可能是美國這個高工資國家的寫照。這表示為了創造一份新工作,國民生產毛額要額外增加的數量要比以往更多,因此成長變成不是那麼有效的創造工作利器。

所以,我們需要以不同的方式利用生產力的提升,減少跟每份工作相關的時數。

縮減工時跟成長一樣重要,也對創造就業有所貢獻。

我們真的需要經濟學家講的總成長(aggregate growth)嗎?這裡講的總成長通常被定義為增加國內生產毛額(GDP)。GDP本身是一個被極度曲解的評量,這一點人們早在幾十年前就心知肚明,GDP只能度量市場的經濟活動,無法反映人民在生活品質上的其他面向。由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瑟夫.史蒂格里茲(Joseph Stiglitz)和阿瑪蒂亞.沈恩(Amartya Sen)共同主持的一項重大研究,在二○○九年底再次強調國內生產毛額這項評量受到曲解。

國內生產毛額只評量市場活動,卻遺漏掉自然資本存量的減少,也忽視人們休閒時間的改變。如果空氣污染正在危害人口的健康,國內生產毛額這種評量方式雖然將醫療支出計算在內,卻沒有把健康狀況惡化連帶產生的不利事項計算進去。現在,國內生產毛額這種評量方式日漸過時,因此各種替代評量紛紛出現,包括:人類發展指數、世界銀行提出的真實儲蓄估計值(genuine saving estimates)、真實發展指標(genuine progress indicator),以及生態足跡。如果我們真的需要總成長,那麼就必須用更可辯護的方式評量。

撇開評量不談,總成長可能重要的原因有二。首先是,總成長創造就業機會解決失業和預期人口成長等問題。其次是提升生活水準。其實,經濟邏輯沒有要求整體擴張,才能達成以上這些目標。如果工時縮減,就能讓更多人有工作可做。而且,真正促使生活水準得以提升的是生產力的提高,而不是整體經濟規模的增加。

這樣講似乎違反直覺,但是好好想想你就知道,生產力是評量每小時工作可以生產多少數量的產品。但是,經濟規模通常只評量總工作時數。規模變大未必能帶來財富,提高生產力卻能帶來財富。這是經濟思潮的基本洞見之一;奇怪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經濟學家、政治人物和社會大眾為成長癮(physophilia)或熱愛成長風靡不已時,這項見解卻成為各大經濟會談中的遺珠之憾。

事實上,提高生產力可以在某些方面改善人類的幸福,例如:讓人獲得休閒、改變產品組合,以及節省自然資源。而且,如果我們以生態觀點、不是以金錢觀點來定義總成長,擴張和生活水準之間的關聯甚至更為薄弱,而且擴張還可能降低生活水準。

新富餘的基本構想是:讓我們跳脫誘因與必要性的組合,因為這些東西不再能為人們帶來幸福,反而讓我們掉入成長、工作與消費、生態惡化的惡性循環中;我們反而應該追求真正讓我們過得更好的一種生活方式。現在,有愈來愈多的調查結果證實情況就是這樣。

 所得和幸福不能劃上等號

幸福跟所得增加幾乎完全無關。人們以為金錢會讓自己更幸福,但是事實多半不是這樣,金錢沒有這種功效。

賺更多錢就要工作更多個小時。有愈來愈多證據顯示,工時更久會讓人更不快樂。人們如何運用本身的時間,就跟本身覺得幸福與否有高度關聯。而且,推動經濟成長的那股市場力量,同樣也造成生態惡化、時間匱乏、社區沒落和社會關係瓦解。

按照新富餘的生活路徑落實,我們將發現自己變得不一樣,這一點我已在相關文獻中加以探討。我們將調整自己的生活方式,呼應大多數人最關切的事,我們會重視人類、其他物種和地球的健康與幸福。

新富餘的生活方式,不只具有經濟效益,還能修復我們支離破碎的生活、療癒我們的靈魂、也能以跟金錢和消費幾乎無關的方式,讓我們真正感到富足。當我們開始奉行新富餘的方針,也就開始逐步建立一個對人類更好的方式。在這個過程中,就可能讓我們居住的神奇星球及這個星球上的所有生物,恢復原有的恩施與美麗。對此,我們理應堅持到底、絕不妥協。

摘自《新富餘》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