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兩本書

這幾天看著兩本書《大師在喜馬拉雅山》和《遙遠的救世主》,後面這一本是簡體書。前一本是真玄,後一本是假玄。這兩本書還有一個共通處:都和我和作者的關係有關,都是作者要我看的!

可怪得是,不論是幾十年的瑜珈實證修練或精心為之的小說編派,都道出了做人的極致——一個是千回百轉的瑜伽士心路歷程,一個是作者雕琢的渾然天成女警——自在無懼的人生。

若真要說修行次第的深淺,這兩本書那還真的天差地遠,但是文字給予當下的感受,卻是可以是相同的簡潔而深刻。前者二十幾萬字,最終歸結出幾句話,而後者為了說明幾句話,演繹出洋洋灑灑二十幾萬字。

看著看著不禁想,在十年後仍能繼續流通於世的會是哪一本書?應該是前者;而當下共鳴甚至立即起了作用的卻是後一本書。這讓我陷入了職業病:出版意義的追尋。如果我只能選擇出版其中一本,我會選擇哪一本?

我真無聊。看書就看書,何必問這個問題。認認真真當一回讀者不好嗎?

文:彭之琬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