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吧!到你最想去的地方找人生答案

不只是旅行(中).jpg 

《百年孤寂》書中的最大主題是「命運」,而馬奎斯在文中用了許多次「下雨」的場面,用下雨來鋪陳出命運改變或命運的無法改變,書中的主要故事地點馬康多地區過長的雨季、乖張的命運與呆滯的時間停頓,「下雨」在馬奎斯的心中一如「旅行」在我心中的分量。「再忙都要去旅行」這句話說得有些矯情並帶點敗家之任性,我總是夢想著拋開俗事去環遊世界、去遊歷那些神遊已久卻遲遲未能造訪的心中夢殿,即便悠閒如現在的我,也一直無法去看那條想到就會心跳加快的多瑙河,更沒有太長的時間去完成我心中的終極旅程──到希臘Long Stay。

 

       我經常有個夢想那就是帶著九十九本書,登上一座熱帶島嶼並住上九十九天,九十九後帶回一百本書回家,那第一百本書正是自己的心血。或許可以轉換成活生生的文字與編排並出版成冊,擺在書店的無人角落供書蟲長年啃食;或許第一百本不過是滿滿的飽足記憶;或許那第一百本書是將人生重整成一頁頁的空白A4 紙,回家後慢慢用生命一張一張重新撰寫。

你有天天旅行的心情嗎?天天經過的角落轉彎巷弄處、經常讓你咖啡因中毒的那家咖啡廳、每天經過的橋梁,我相信大家都不曾用旅行的心情去重新看待它們。巷弄轉彎處的水果攤透露著四季的秘密,咖啡廳的不起眼角落或許坐著下一個即將走紅的J. K. 羅琳,那條橋梁上的燈光變化你仔細看過嗎?每天塞車塞在其中的橋梁,你看過它清晨的模樣嗎?你願不願意提早兩個小時起床,離開都市到三十公里遠的海邊,去看一下漁火與大海的美麗邂逅?

 

       這些好像都是美麗的空話,打打嘴炮並刻畫一點詩意的文字意境,旅行的目地是什麼?先別急著找出答案,旅行不是基測、大考,不是考績與成果發表,何苦急著找尋答案!那你可以先去回憶生命中幾次重要的、印象深刻的旅行,深刻之處不在於旅行的地點與過程,而是一趟旅行前後的人生,出發前回家後的你又經歷了什麼變化?

 

       旅行本身似乎可以幫你跨越某道關卡,或從此築起你的人生一道道的新窗櫺,甚或打破內心一道道僵固的巨牆,也有可能讓人宿命的認清自己的定位與生命質量,這點滴的改變過程細微且沉靜,藉由旅行的空間心情轉換而去察覺到自己的改變。

 

       二○○二年冬天,我終於(也可以用任性)遞出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張辭呈,我告別了金融業,告別了朝九晚五的職場生涯,告別了人人稱羨的頭銜和獎金,告別了仰仗資本家鼻息的生活,告別了用健康換取穩定卻不對等的工作型態,告別了熟悉的世界,告別了舊日所有的價值觀。

 

       那一天,我抱著紙箱,不知下一步要往哪裡走?雖然是自願離職,但面對奮鬥多年的辦公室與同事,我依然帶著不捨離開。離開後帶著恐懼回家,回家後沒有太多喜悅。離開那張有名片的位置後,我的手機足足有一個月未曾響起,人情冷暖的道理早已想透,但不實際經歷過那樣的人情冰冷,的確也無法得到人生的大智大慧。不過,比別人幸運一點的是,自己沒有多大的財富壓力,過去那個朝九晚五給了我八位數的人生厚度,讓我有時間思索人生下一條路的入口,但是即便如此,當如同陀螺轉個不停的人生曳然停止那一瞬間,握在手上那條繩索不再運轉的當下,彷彿人生遭到掏空似的。投資可以保持觀望維持空手,但是人生卻很難面對空轉。

 

       我茫然了!即便有八位數的財富做後盾,都會由心中透出一股難以抵擋的寒意,當時我很想找答案,於是我去找了一位智者,他告訴我:

 

      「去你最想去的地方找人生答案!」

 

       「可是我什麼地方都沒有勁兒去!」

 

       「你總有最想要去旅行的地方吧!總有嚮往多年的目標吧!」

 

       「有!」

 

       「那就立刻去吧!」

        我帶著狐疑的心回家,幾天後我用半信半疑的態度飛到我心儀多年的地方。

        日本的日光。

 

       到了日光的第一個午後,我的心思依舊在於自己的茫然前途,要不要去找工作?(那我辭掉原來工作的用意呢?)要不要做個小生意(我除了投資以外什麼都不會啊!)莫非我要眼睜睜任自己與家人坐吃山空嗎?……

 

       午後三點傳來神社的鐘聲,一股聽起來令我平靜的鐘聲,於是我循著鐘聲往上走著,看到了一座神社:二荒山神社。

 

       人在內心空虛時似乎特別能接納各種宗教,日本神社對從前的我只是當成外國的神祇,不會有特別的想法,然而二○○二年的冬天,我不由自主跟著參拜起來。走到拜殿前,將手邊的東西放置腳邊後,向拜殿行禮,登上拜殿的台階,走近賽錢箱,將香油錢丟擲進箱中;一般來說,都是投擲日幣五圓或五十圓(取五圓和ご縁(ごえん,Goen)同音,以祈求與神結緣的意思)。擲香油錢的動作不單純只是獻上金錢,而是透過丟擲硬幣造成的聲響,讓神明知道你前來參拜,丟完香油錢後,我會去拉一下拜殿上的鈴鐺繩索,這個動作的意義同樣也是讓神明曉得你來參拜。

 

       我跟著日本人雙手張開拍手兩下,拍完手後合掌低頭,請神明庇祐自己,並且對神明在心中說出自己接下來還會如何努力,向神明參拜完後要再深深鞠躬一次, 並且倒退著離開拜殿後才能轉身離去,不過,這裡的參拜與咱們的許願不一樣,日本的神不讓人許願的,但是如果像我一樣有人生困惑與困境的人該怎麼辦呢?

 

       日本人和台灣人一樣喜歡求個籤與買御守。

 

       在日光的二荒山神社參拜完之後,我看到一旁的社務所有個提供抽籤的地方,我忘了當時的籤到底是棒狀還是那種摺疊小紙條狀,在鐘聲洗禮下毫無雜念的心默念著:「這裡是我喜歡的地方,我想在我喜歡的地方找尋人生的指引!」付了錢後抽了一張籤,籤上到底是「吉」還是「兇」,我已經不記得了,籤紙上面一堆看不懂的片假名與和式漢字,然而我卻看得懂其中的幾個字:

 

      「智の力」。

 

       這三個字如電流般刺醒了我,我站在二荒山神社的拜殿前,捏著這三個字的籤語和御守,佇立許久許久,直到雪花飄下,我的臉龐終於露出大半年來難得的笑容,我告訴我太太,終於找到自己了,既然我沒有人際關係可以鑽營,也沒有偌大家產可以揮霍做生意,更不想回職場面對過勞死的夢靨……,其實我原來就擁有知識,原來我擁有與眾不同對經濟景氣的敏銳觸角,原來我還擁有在各個不同金融市場歷練過的經驗,我何不把這些東西,經過更謙卑的學習,內化成無比的力量與謀生之道呢。

 

        「到你最想去的地方找人生答案!」

 

       感謝那位智者告訴了我這句話,讓我到一個從來沒去過的異國宗教殿堂求得了下一個人生奮鬥的方向。

 

       多年後的冬天,我再度到二荒山神社,拉了拉繩索鈴鐺,雙手合掌低頭告訴神明:「我有按照旨意去努力,謝謝神明在那一個失落的下雪冬天,給了我難能可貴的啟示。」

       旅行的目的在於轉換人生即將面對的下一個改變,當想藉由什麼旅行開始不同的人生時,自踏出旅程的那一天起,就是改變的開始,而旅行的目的地到底是哪裡呢?當旅人填滿了遊歷的喜悅、放空不堪的身軀後,你的終點總就是回家!

這不只是一本旅行遊記,也是我離開金融界蛻變成為專職作家、整個人生大逆轉的完整心路歷程,不僅可以讀到我對於旅行與人生的看法,也能從中證悟投資與人生的道理,是我在醞釀二○一二年更重要的創作之前,獻給讀者一份思考自己生命的禮物。

 

感謝:旅途上一路相伴、親情永繫的家人,還有邱秋美、黃紹博、簡惠文、楊詠能、楊浤霖、戴卓玫這幾位朋友的協助,讓本書得以順利出版,以及最重要的、手中捧著這本書的你/妳,記得坐而讀不如起而行,也去旅行並追尋你的人生夢想吧!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