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失去所有一切、一無所有時,請記得,你還有我!

一路上有你真好(中).jpg 

一個從意氣風發到失意頹喪的男人

一隻從逞凶鬥狠到搖尾乞憐的鬥犬

一場命中注定的相遇,拯救了兩個受傷的靈魂!

 

一則留言。四個字。徹底顛覆了亞當.馬區原本井然有序的生活、精心安排的人生計劃。 

身為一名精明的企業家,亞當.馬區的人生中除了近乎冷酷地追求成功之外,別無其他。這並不是為了他汲汲營營於社交名聲的妻子、或他正值青春期的叛逆女兒。但轉眼之間,他失去了一切。傲慢的個性、壓力、情境等種種因素的累積,不可預期地導致他一時失去控制,結果,他變成了孤單一人、失去工作、被迫去為收容所裡的流浪漢、那些他過去避之為恐不及的人提供義務服務。

 

一個突如其來的機會。讓一隻狗獲得自由。 

 

強斯出生在市中心的地下室,是一隻混合了鬥牛犬和天知道什麼品系血統的雜種狗。打從出生開始,就被訓練成鬥犬,而且在場上表現的天殺的好。牠住在一個潮濕、陰暗、邪惡的世界。一個「狗咬狗」都不足以形容的世界。並不是說牠想追求更好的生活;那是牠所唯一知道的世界。但當機會來臨時,強斯成功地抓緊它,開始了牠一小段全新的生活。街狗的生活。

  

兩個生命。兩個命運的轉折。將兩個迷失的靈魂牽引在一起。

 

一部精彩萬分的小說:感動人心、溫柔、文字精美。這是一個關於兩位希望能遠離戰場的戰士:一人一狗,最終在彼此身上得到救贖的故事。

~賈斯.史坦,《紐約時報》暢銷書《我在雨中等你》作者

 

【摘文】

「蘇菲。」亞當.馬區一邊喊著,一邊低頭看著手裡那張正方形紙條。他的語調一如往常平靜,音量不大不小,剛好足以透過這間總裁辦公室僘開的紅木大門,傳到坐在門外他最新個人助理的耳裡。這張粉紅色的矩形便條紙上,是蘇菲用她最愛的紫色筆寫的圓圓字跡。上面只寫了四個字,但對亞當.馬區來說卻是難以理解的四個字。令姐來電。不可能。來電時間和日期:昨天下午。他現在正準備參加希望是今天最後一場的業務會議,好迎接今晚的重頭戲。在會議上,他打算來一場新進人員訓練演說,並表明自己絕不接受任何成效不彰團隊的態度。

 

亞當用左手把粉紅便條紙翻來轉去。這一定是個錯誤。蘇菲一定是哪裡弄錯了。這不是她第一次犯錯。他最近常注意到她過於輕浮的態度下,所做的一些錯誤決定,或是漫不經心造成的不小心。她表現的就好像她不是他的下屬,而是和他平起平坐的同僚一樣。他們太過頻繁地一起加班到深夜,脫了外套、放鬆領帶、捲起袖子。他也太常在她努力埋首於電腦前想要弄出一份完美文件時,忍不住彎下腰幫助她。這都讓她得到一個常見的錯誤印象:一起努力工作並不表示他們是朋友,表示他就會忽視她粗心大意的懶散態度。

 

亞當閉起眼,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是他事業上最重要的一天,但一開始就有了個壞起頭。

 

在今天這個陰沈沈的早晨裡,46歲的亞當‧馬區發現,他居然會把頭貼在浴室鏡子上希望自己可以不用去上班。不只是鬧鐘沒響,就連管家也再一次未能如他所願地準備好他想吃的綜合穀片。他在巨大的儲藏櫃裡到處都找不到他特別訂購的早餐穀片。他唯一看到的,只有艾瑞兒愛吃的那些垃圾食物。他從小到大吃的都是那種普通玉米穀片。他現終於可以付得起最高級的早餐,所以在他希望吃的時候吃到他想吃的綜合穀片這件事,難到是件太過份的要求嗎?雖然這種穀片必須花大錢特別從北歐進口,但因為他每天都吃,所以感覺上好像也就不太為過。除此之外還有一項更重要原因,如果少了這種穀片,他的腸胃功能就會受影響。如果最後真的發生這種結果,亞當知道自己絕對有可能真的大發雷霆。而那位倒楣的管家,一定會變成最後要付出龐大代價的輸家。但當然,他就算真的要請管家滾蛋,他也會忍到今晚的晚宴之後。選在今天請那愚蠢的女人離開,一定會惹得史特琳比他更不高興。相較之下,他的小脾氣和腸胃不適等問題,都變得無足輕重了一樣。

 

有些人可能會說,亞當‧馬區明明已經很成功了,他究竟還要什麼呢?有些人追求的是名字後面一長串的頭銜;其他人可能想在藝術、科學、或政治領域出類拔萃。但亞當汲汲營營只為了三個字:執行長。也就是常聽見的CEO,企業執行長。這樣的成就已經不是單純靠著在同一家公司辛勤奮鬥多年、循規導矩的一步步向上爬就可以達到的。這有點像是玩跳房子遊戲,需要跳躍、跨越。先跳一隻腳過去,然後是兩隻腳。從一家公司跳到另一家公司,任由自己受到更高職位的誘惑而轉換不同企業。經理、採購部門主管、或分公司副總裁。而隨著每一次升遷,他們一家人也跟著搬進更大的房子、更好的社區──意思是更接近執行長等級的房子和社區。不然就是再多一棟渡假別墅,讓他可以在裡面抱著電話渡過大部份的渡假時間。他很少會讓自己離開電話超過上一次廁所的所需時間,免得錯過什麼重要事情。所以,更高職位也意味著更多的黑莓機時間、以及更多的開銷。有時候亞當不免覺得,自己好像口袋空空如也,找不出兩文錢。他所有的薪水和公司分紅似乎都被吸進這一台巨大的野心機器當中。只是一直以來,爬上頂端的夢想似乎遙不可及。但沒關係,一切就在不遠處了。過了今晚,亞當在動能公司中的地位就動搖不得了。總裁和執行長都將在他的掌握之中。

 

目前為止,他已經為今天付出了太多心力。為了今天可預期的成果。他在過去大約18個月以來,一再細心地分析、計畫、說服其他人認同他的觀點,好贊成這個合併案是正確的決定。亞當把他的時間、精神、名聲、和未來都壓在這個案子上。他一路努力上來,為了今天這個機會,他已經付出了大量努力和心血。或許可以說,他這一輩子就都是為了今天榮耀的這一刻在做準備。今天之後,他將名正言順的當上執行長接班人寶座,不用再苦苦等在一旁,期盼哪天可以接下路易‧萬納梅克的位置。他從那不甚光彩的童年開始就一路努力建立的一切成就,都將在成為接班人的那一刻修成正果。

 

亞當的嘴裡異常乾燥。舌頭幾乎要黏在上顎。右邊太陽穴的脈搏不尋常的砰砰跳著,這種帶著疼痛的跳動幾乎會發出聲音,就好像他可以聽到自己的血壓正在上升。他覺得喘不過氣。身後清晨的陽光在他巨大的黑色辦公桌上撒下金黃色光芒,而他自己的影子則在桌子中間形成一個鑰匙孔般的形狀。他用指關節壓著他的皮革記事簿。隨著砰砰做響的脈搏聲,他眼前閃過一條劇痛的細線。亞當更用力的壓向桌面,身體靠著辦公桌的桌緣稍稍搖晃了一下,然後再起身站了起來。繞過寛大桌面時,他撞歪了插著鮮花的花瓶。有著凹糟的玻璃花瓶底部稍稍被撞出了桌面,因為花的重量才剛好在桌邊取得平衡。一片百合花瓣落在地板上,被亞當的鞋子一腳踩下,在碎石色的編織地毯上留下了一塊有如高路公路上撞到小動物後,所殘留下來的粉紅色污漬。

 

當亞當往辦公室門口走去時,連他自己都驚訝他竟會感到如此憤怒。這股憤怒就好像是從體內他之前所不知道的某個部位沸騰上來一樣。這樣的情緒讓他從裡到外產生了劇烈變化,把他的骨頭皮膚都換了形狀,變成了另一種生物。亞當非常瞭解憤怒這件事。他自己曾不下一次對著他野蠻的女兒、下屬、甚至是史特琳(極少發生)憤怒的大吼。但每次自己的聲音變大變高,他就會想起父親,想起父親對姐姐最後說的話。而現在,那正是他腦海裡唯一聽到的聲音。「別惹火我,小姐!

 

「蘇菲!」一聲低沈又沙啞的呼喚,就好像憤怒已經堵住了他的喉嚨,要把他體內最後的氣息給逼出來一樣。太陽穴仍砰砰地的狂跳著。有那麼一瞬間,亞當以為自己要昏倒了。

去你的!老頭!

 

蘇菲‧安德森釘在電腦桌前熱切的查看著電子信箱,在客服部門的好友轉寄來的一則笑話,正讓她開心的喀喀笑著。一直到她忽然在頸後感到亞當的氣息時,她才馬上站了起來。然後她只感覺到他的手壓在她的肩膀上,把她拉轉過身,在她臉上狠狠甩了一大巴掌。

 

後來根據那些在現場親眼看到事情經過的人形容,他們一時之間還沒能認出那個攻擊蘇菲的人,他們都以為是哪個逃過樓下警衛跑到公司來的瘋子。一共花了四個中階主管和兩個安全警衛的力氣,才成功把亞當壓制在地上。他當時嘴裡還像野獸一樣不斷地發出狂叫。這下子,亞當‧馬區將永遠成為業界傳說裡,那個在動能公司工作的變身怪醫。一個在商業戰場上以絕不妥協管理風格著稱的男人,忽然之間失去理智,只因為小兔子誤觸了機關,就像一個鐵製的大型補獸器一樣忽然惡狠狠地彈跳起來。未來幾年,他們在員工餐廳和雞尾酒會上談到他時都會說,亞當‧馬區徹底抓狂了。那隻高高在上自命尊貴的老狗,自從被壓制在地上後,就再也沒人見過他了。但他瘋狂般自我毀滅的不可思議行為,則將永遠像則傳奇的流傳下去。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