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頭號殺手嗜血實錄

屠夫(中).jpg  

1930年代的紐約,黑幫五大家族互相爭奪、搶取暴利

其中最窮兇惡極的一名殺手—空手道湯米

不僅犯下幾樁最慘絕人寰的謀殺案

在他被捕的當時,死於他手上的人至少超過60人………

「黑手黨大師菲利普.卡羅是記實犯罪文學中的王牌作家。他用法醫眼睛細膩地觀察探究頭號殺手湯米的精神世界,但又沒有絲毫過分粉飾他的描寫物件。」──《世界新聞》

 


「把教父及德州電鋸狂結合起來,你就知道這個對於歷史上最冷血的罪犯之一的真實犯罪研究是多麼厲害了。」──《科克斯評論》

 

綽號「空手道」的湯米‧皮特拉可不像其他的黑手黨黨徒,他出身於惡名昭彰的波南諾家族,在黑手黨內擔任分堂堂主,是一名武術高手,精通刀刃和其他致命武器,也由於謀殺手段凶殘,遂在一九八○年代一躍而成為紐約黑手黨的頭號刺客之一。他不僅會痛毆被害人,更會窮凶惡極地讓他們永遠消失。

如果黑手黨裡有傑佛瑞‧丹墨(譯註:美國著名的同性戀連續殺人魔,曾在作案的「密爾瓦基213號房」分屍,甚至進行活體實驗)這號人物,那肯定就是湯米‧皮特拉。

《紐約時報》的暢銷書作家菲利浦‧卡洛,在對湯米‧皮特拉的一生和罪行做了破天荒的第一次檢視後,不但披露出在這人背後的一些驚人黑幕,包括黑手黨歷史上幾樁最慘絕人寰的謀殺案,還訴說出扳倒他的那些調查人員們一頁頁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作者卡洛藉由本書對這位精神病患的心理做過剖析,也描述出其中最底層那邪惡而不堪的一面。

 

【摘文】

這天,空手道湯米還像往常那樣在葛維森的大街小巷裡穿梭時,突然想起了菲莉絲這個女人。接著,他就用那雙有如爬蟲動物般的藍色眸子掃視四周,看到了幾個妙齡女郎正在馬路上走著,於是趕忙把車開到路邊,打算抓住菲莉絲,但卻發現她們並不是那個臭婊子。

他不禁懷疑起來,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用自己的雙手逮到她以報仇雪恨?

那天晚上他想找甘吉,於是留下訊息給對方,但甘吉始終沒回應。

好巧不巧的是,接著他又打電話給艾立揚,但艾立揚在這時剛好出去跑步,於是由甘吉拿起話筒接聽。

「怎麼啦?這陣子你都死到哪裡去了?」空手道湯米的話中滿是怒火。甘吉心想,空手道湯米似乎已經知道答案了。

甘吉明白空手道湯米是個偏執狂,想必他已經知道自己正和菲莉絲在一起,再加上他耳目眾多,自己和菲莉絲離開俱樂部的那幕一定被人撞見了。在萬般無奈下,甘吉只好說出實情。

「我和菲利絲一道來的,目前她還在這兒。」

「你和菲莉絲在一起?」

「是的!」

「現在在哪兒?在幹啥?」

「在屋裡睡大頭覺。」

「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

「我正要打電話去,沒想到你就先打來?⋯⋯我發誓。」

「那不管怎樣,你都把她給留在那兒,聽清楚了嗎?把-她-給-拖-住。」

企圖討得空手道湯米歡心的甘吉立刻肅立在旁,一副急著想要取悅空手道湯米的樣子。不過看上去他好像一夕之間老了許多,面色不但蒼白,臉上的皺紋也似乎平白長了許多,至於兩眼下方更是各多了一個膨起的眼袋,呈茄子般的醬紫色。他知道即將發生的事,也對現實世界的殘酷感到悲哀,當然,他也知道此刻多說無益。甘吉想和空手道湯米一起坐下來,向他解釋這並不是菲莉絲的錯⋯⋯賽莉絲蒂的毒品都是她自行取得的⋯⋯想要一解毒癮的是賽莉絲蒂,對毒品巴望著要死的也是賽莉絲蒂⋯⋯這原本是場出自於善意的爭論,只是甘吉始終沒敢說出口,而且即使說了也等於是狗吠火車,空手道湯米永遠都不會聽的。

「她在哪裡?」空手道湯米憤憤地低吼道。

甘吉用手指了指臥房。

「在那裡!」甘吉的語氣充滿了無奈。

「她還在睡?」

「對!」

空手道湯米立刻跨過房間,但腳步間卻悄然無聲,就像是翻書一樣。在行進間,那雙熟練的手也沒閒著,而忙於填裝子彈,最後打開了那扇門。只見菲莉絲赤身露體躺在那兒,一如她出生時那樣脆弱而容易受到傷害。空手道湯米沒有猶豫,也沒有任何保留,就舉槍連射三次,子彈在瞬間灌入她那單薄但玲瓏有緻的身軀裡。菲莉絲就這樣在毫無知覺下突然死亡,沒有一絲痛苦,也沒有讓她大吃一驚,以至於悽惶不安地走向黃泉路。

空手道湯米命令柯傑克和大衛分別抓著菲莉絲的腳脖子和腰,把她抬到浴室,然後放在超大型的按摩浴缸裡。只見空手道湯米同時扭開了冷水熱水兩個旋塞,並讓兩股水流均勻地傾洩出來,等到溫度適中,而且兩股水流的流量又剛剛好時,便回過身來,取出肢解器材,然後一語不發地把自己脫得精光。過程緩慢而有步驟,等到全裸後,就步入浴缸,此時缸裡的「孤男寡女」都已一絲不掛。他先是切割她的肩胛骨,割口極深,也看得出是專家所為。而在脊椎的底端,則是她臀骨關節和骨盆的交會處,若再往左及再往右,便來到陰毛的髮際線。等到屍體的血流盡之後,他就用一把鋒利如剃刀般的鋸齒狀獵刀,十分專業地割下她頭顱,顯然空手道湯米十分明瞭要在哪兒動刀,才能精準地割斷脊椎、氣管和頸部肌肉。接著,就看到他拾起割下的腦袋,放在浴缸邊,還讓它面向入口,然後又扭過頭去,繼續分割菲莉絲的左手和右手。在幾分鐘之內,她的雙臂和腦袋便和軀幹應聲分家,這個時候,甘吉恰好踱到浴室門口。

「進來,快到這裡來!」空手道湯米做出了召喚。

被嚇得魂不附體的甘吉只得慢慢進入浴室,汙血和死亡的味道充斥四周。等到他看到浴室邊那顆面正朝向自己的腦袋時,胃裡不由得一陣翻騰。只見那顆腦袋的一隻眼睛半開半閉,另一隻則「杏眼圓睜」,並飄向左邊。他才剛和她纏綿過,她才剛幫他口交過,但此刻,她的腦袋卻像是塊肥皂似的放在那兒。

宰掉菲莉絲並不會帶給空手道湯米多大的撫慰,他對賽莉絲蒂的愛遠超過終其一生所遇到的任何一人。他倆是心靈伴侶,也是無話不談的知己,空手道湯米把許多事都深藏在心裡,從沒有對其他人說,但卻肯一五一十地和賽莉絲蒂分享。她想必十分了解他的內心深處,而且不但深愛著過去所見到的他,更深愛著以後所逐漸了解的他。他們這小倆口十分相似,如果當時有女流氓的話,那想必就是賽莉絲蒂了,難怪空手道湯米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希望能夠置菲莉絲於死地。

沒多久,一些有關空手道湯米的蜚短流長便慢慢傳遍班森赫斯特、葛維森、康尼島和戴克高地等黑手黨的大本營。他們都說空手道湯米會隨心所欲地殺人,把被害人給剁碎,然後棄屍、埋屍,就好像獲得了「路西法」(Lucifer)本人所頒發的許可證一般。在起初,這些事只流傳於人們的耳語間,而且還遮遮掩掩、欲語還休的,但現在卻堂而皇之地成為黑幫世界的公開話題。就這樣,他的名號越來越響亮,他的手下以及波南諾家族的大老如安東尼•史匹洛和法蘭基•李諾等,全都聽說過發生在他身上的那些恐怖事情,可是,他們卻視若無睹,不會對他做任何的約束。空手道湯米殺掉菲莉絲的事在當時已不是什麼祕密,每個人都很了解菲莉絲是個什麼樣的女人,也知道空手道湯米曾三番四次地警告過她,要她離賽莉絲蒂遠點。當然,到最後她也像空手道湯米手下的所有被害人一樣,一縷芳魂一直在她的「歸屬地」飄盪著。

然而,那些繪聲繪影的傳聞卻把大家攪擾得內心難安,不管是菲莉絲遭害的講法,又或是那個黑手黨徒有他自己的埋屍地點等等的道聽塗說,都把一般的升斗小民乃至於黑幫分子的心給攪動得翻騰不已,讓平靜無波的那個世界掀起了極大的波瀾。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