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合一」的初次印象

在愛中覺醒 A4文宣(中)  

我搭了一整天的巴士,終於抵達最靠近合一大學的小鎮瓦拉達拉帕亮(Varadailahpalem),巴士在一個人煙稀少的昏暗十字路口讓我下了車,司機向前指了指伸手不見五指的泥土路,要我徒步前行。巴士離開了,又只剩下了我和我的背包。

我站在一片漆黑之中猶豫不前,合一大學從這條路往下走還要走多久,誰知道呢?那時候已經深夜了,附近沒有一個人,沒有電動三輪車,只剩下我,還有在背景中嚎叫的一群野狗。

「好吧!神,我需要一點幫助。」

突然,一台發亮的白色吉普車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群外國人在我面前尖叫著,有個年輕男子大聲喊著:「如果你是要去『合一』的話,跳上車吧!我們剛剛去鎮上採購完回來。」太棒了!我上車後,車子疾駛前去,即將要展開目前為止我生命中最不可思議的旅程。

時間是二○○四年的二月,在命中注定遇見「合一」的這一天,我二十八歲。

……

我的好奇心非常旺盛,而且我很想知道這個地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想知道人們真的在這裡覺醒了嗎?

第二天,我發現那些身著全白棉質沙麗(Saris)與庫塔(Kurtas傳統印度服裝)漫步經過的印度人,是隸屬達薩(Dasas)團體的,他們是巴觀的弟子,也是合一大學的指導老師。

「合一」形容覺醒狀態是:當負面情緒被觸發時,你的情緒負荷會在三十分鐘內消融,而不是卡在情緒之中。開悟則被描述為一個你的自我感已經消融的意識狀態,你已經與那「一切萬有」成為一體了,而現在可以超越頭腦的過濾,如實如是地經驗實相。我開始搜尋校園中有誰可以和我互動,如果他們真的是覺醒與開悟的,那麼我要自己親眼瞧瞧。

我在校園的書店裡找到了一位「合一」的指導老師,我說聲哈囉,跟他笨拙地搭訕,然後出乎意料地問說:「不好意思,達薩,你開悟了嗎?或者是,嗯!抱歉,我的意思是說,可以請你描述你的內在狀態或是事實的經驗嗎?」

這位達薩對我微笑,我注意到他有著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如此地謙虛、自然與平凡;但他的眼睛發光而且周圍環繞著光芒,見我誠懇地發問,他對我笑著點點頭,他說他經驗到了無我,經驗到了與周遭一切事物之間沒有分離感,他很平靜自在、毫無衝突。

我等了一下,試著從不同的視覺角度去看他,並與他的狀態連結。他的確有著與眾不同的地方,看起來像是自我不在了;他的眼睛就像是一片寬廣的空間,如同大海一般深邃而遼闊,沒有依賴執著,沒有對他本身狀態的占有感,沒有欲望、恐懼,他只是簡單而純真地描述實際狀況說,是的,事情就是這樣。帶著一點迷惑,我謝謝他的分享後就離開了。

那天接下來的時間,我繼續探索校園,簡短地跟其他的達薩見面。我還是注意到他們都有一份真正的自然和平凡,彷彿他們跟別人都沒有什麼不一樣,然而他們看來這麼的和諧、連結與覺醒。

此刻我產生非常重要的洞見,因為在過去,我遇過大部分宣稱是覺醒者的人,都帶著高貴的、不可一世的、超然的光環,而他們的姿態都以慢動作進行,或是跟旁人不一樣,我無法確知他們真正的狀態是什麼。然而此地的指導老師們一舉一動跟一般人沒什麼不同,在此狀態中,「覺醒」並不是個了不起的超人成就,而是平凡與自然的現象,一如微風吹拂、鳥兒鳴叫、樹木搖曳般自然地做著自己,對我來說是種啟發。除此之外,我有種清楚的感覺就是:是的,這個感覺是對的,應該就是這樣子的。一個覺醒者還是保有著平凡的本質,不同之處只是「他是覺醒的」,這是我在「合一」學到的第一個教導。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333 光之海
  • 當初就是作者把合一介紹給我
    讓我今日也覺醒了
    覺醒,真的是再平常不過
    而且覺醒之後,活得更腳踏實地
    快樂的行走在地球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