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換一副價值觀眼鏡

 

為什麼每個人對事實的解讀都不一樣?

比方說,職棒巨人隊贏球時,有人開心、有人難過;自民黨在選戰中獲勝,有人高興、有人扼腕每個人都是戴著自己的「價值觀」眼鏡在看事情。

很多時候,人們之所以會感到煩躁,單純只是因為從自己的價值觀來看待事情的原故。

愛乾淨的人看到不愛乾淨的人會感到煩躁、急性子的人受不了動作溫吞的慢郎中,這些都是因為價值觀的不同,與誰好誰壞並無關係。這時,你只要改換另外一副價值觀眼鏡,改變看待事情的角度,就能改變對事物的解釋。

事情發生時,你的看法、你的處置方式非常重要。一起突發事件,可能會因為你的解釋,讓你遭受巨大影響。

職業拳擊手在賽前宣示:「輸了我就從此退出拳壇!」結果真的引退。但幾個月後竟又突然表示「要再度復出」,這是因為他們換了一副價值觀眼鏡的關係。

起初戴的是「輸了我就從此退出拳壇」這副眼鏡,但實際引退幾個月後,又換上了「有必要為了這點小事引退嗎?」、「現在還不是我退出的時候」這副眼鏡,所以收回原先引退的說法。更換價值觀眼鏡並不丟臉。

收回自己原本說出口的話,需要很大的勇氣。雖然先前在電視上宣布引退,但後來決定「還是不引退了」,大家不也都接受了嗎?

所以日常生活中,千萬不要因為「怕難看」、「怕丟臉」而讓自己綁手綁腳,因為價值觀眼鏡是可以一換再換的,甚至愈多愈好。

想要擁有多副價值觀眼鏡,就必須從多方面來修養自己。

年輕時,我因為沒有體悟到讀書的重要,所以讀得不夠多。但後來當我了解讀書的重要性後,便非常努力、用功的從書本中汲取各種知識。

透過讀書,可以讓人變得更有修養,心境也跟著寬廣。當心境愈來愈寬廣後,就可以對事物做出各種不同解釋,這時也就不太容易生氣了。

我在出社會前,幾乎很少讀書,就連漫畫也不看。因為我很討厭鉛字,所以除了教科書外,幾乎沒讀過其他書。

但我一直有個疑問,從國中、高中到大學,不知道為什麼,周圍那些喜歡看書的朋友,各個都很聰明,這讓我感到不可思議,覺得書裡一定有什麼特別之處,但還是提不起讀書的興致。直到開始工作,才覺得自己應該多讀些書。

我知道自己如果從艱澀的書下手,一定過不了多久就會打退堂鼓,所以乾脆從漫畫開始,買了《Young Jump》。

因為實在太有趣,所以我養成了每到週四的出刊時間,就會在上班前,在車站裡購買,趁著搭車的通勤時間,在電車裡讀完,到站後就可以直接丟進澀谷車站的垃圾桶裡,接著去上班。

從漫畫培養出讀書的興趣後,接著是小說。我一樣由簡單的小說開始,從當時流行的赤川次郎到松本清張,後來也開始看商用書。現在,「讀書」已經成為我的興趣了。

從漫畫、小說進展到商用書是很好的訓練過程,如果一開始便從艱澀的書下手,不可能產生持續的動力,所以我從「做得到」的地方開始,逐步演進。

除了讀書之外,電影欣賞也是啟發見聞一種很好方式。透過故事情節的刻劃,不僅可以理解不同的人的心裡,想法也會跟著成長。

此外,我還會特意用「質疑」的角度來觀察身旁事物。

比方說,眼前擺放一瓶礦泉水,我不會馬上打開來喝,而會猜想它的水源地在哪?礦泉水的水質種類很多,這瓶是硬水、還是軟水?像這種包裝形式的礦泉水,一瓶定價會是多少?……即便只是一瓶礦泉水,也有許多是可以讓我們思考的。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