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明顯的事,怎麼會毫不知情?

背叛(中)  

 

茱莉今年四十多歲,是位備受尊敬的律師。她的故事讓我們窺見盲視現象的內涵——盲視如何發生?又為何會發生?

 

茱莉告訴我們,她還年輕時,曾經有一次在酒吧中等待丈夫從為期一週的出差行中歸來。她知道他結束出差後一定會做的事:他會先到那間酒吧,與男性朋友喝幾杯啤酒。她和襁褓中的孩子通常會在家等丈夫回家,但今天她想做點不一樣的事。她的朋友——丈夫生意合夥人的太太——說服她今晚出門,她很少這麼做。不過雖然她一開始不太願意,現在她卻迫不及待要給先生一個驚喜,她知道今晚將會成為兩個人特別的回憶。

 

茱莉告訴我們,她很少進城,大部分時間都在家照顧年幼的兒子、操持家務。她親自打點農場的一切:醃漬水果罐頭、整理花園、照顧農場的動物等等。她是個十分迷人的女人,有一頭豐盈的捲髮和一對攝人眼眸。不過或許是忙著做一個好母親、好太太、好農夫,她沒有意識到自己有多美麗,更忽略了自己聰穎的腦袋。今晚,她只知道自己興奮地坐在酒吧裡,期待丈夫的到來。兒子有保姆在家照顧,今晚她不用管其他事,只要與丈夫共度就好。

 

  她緊盯著門口,最後終於看到丈夫走了進來,她的臉上立即浮現一抹喜悅又迷人的微笑。 但是她的丈夫沒有看到那個微笑。因為在此同時,另外一個女人——茱莉並不認識——立刻從座位上跳起來,奔向門口男子的懷抱。他們兩人接吻了。

 

 

 

當他們雙唇分開後,他抬頭,對上了我的眼。我似乎是看到了什麼,然後他走了過來,對我說:「我不認識那女人。」而我相信他。

 

 

 

她娓娓道出自己經歷過的那些背叛,以及她如何把一個又一個的背叛從意識中——根據她的說法——「咻出去」。「這麼明顯的事,她怎麼會毫不知情?」 我們心裡疑惑不已。

 

在酒吧事件發生之前,茱莉早就有懷疑丈夫不忠的理由:

 

 

 

我的前夫外表還不錯,確實吸引了不少女人。事實上,我知道女人會主動接近他。我有個朋友,常常用開玩笑的口氣跟我說,她實在很想對我丈夫下手,這是我們兩個之間常常講的一個玩笑話。有一次我們和一群女性朋友聚會,我提起這件事,笑笑地問我朋友還想對我丈夫下手嗎?我那一群朋友瞬間沉默了。我當時覺得很好笑。但你知道,好一陣子後,我才發現當時在場所有人都知道我朋友已經爬上我前夫的床,只有我不知情……

 

 

 

之後,茱莉又發現她丈夫還有另一個外遇對象。更驚人的是,酒吧事件是再下一年的事了——也就是在她發現丈夫兩度外遇之後才發生的事。所以我們眼前的謎團更難解了:她的先生與另一個女人接吻,她怎麼有辦法把這個事實從腦中「咻出去」?

 

我們不斷納悶這個「咻」確切的心理過程是什麼。我們是心理學家——應該要知道「咻」代表什麼。我們研究人類為什麼可以遺忘或完全沒有察覺到重大事件的發生,甚至可以說我們在實驗室裡研究「咻」是什麼,也在諮商室裡觀察「咻」的過程。我們得承認,這還是一個沒有完全解開的謎團,但我們對這個效應已經有不少了解。這種將重大背叛事件從腦中「咻出去」的情況,我們稱之為「盲視背叛」。

 

盲視背叛發生時,我們沒看到或看不到眼前發生的事。茱莉已經知道丈夫至少有過兩次外遇,為什麼還能對丈夫的不忠視而不察?她的丈夫與一名陌生女子接吻,並且聲稱:「我不認識那女人。」茱莉居然相信這種說法?

 

人類心智的巧妙複雜令人難解。從某種層面來說,茱莉幾乎肯定知道她先生背叛她了。當然從「知道」這個詞的另一個層次來看,她不讓自己「真正知道」這件事。

 

明明擺在眼前的事,為何茱莉就是「不知道」呢?答案很可能是因為她必須生存。在剛結婚的頭幾年,茱莉有強烈的動機——雖然她不自覺——讓自己不要察覺丈夫的背叛:她完全依賴丈夫過活。一旦察知背叛的事實,就必須有所動作,但是她無法承受沉船的後果。當知情必定會導致天下大亂時,無知有時能保住當下相對的幸福快樂。如果無知能讓你存活,無知就是福氣。

 

 

 

(本文摘錄自《背叛》第一章〈盲視背叛〉)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