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福人生指南》540X166  

鐵鎚的故事

有個人想把一幅畫掛起來。他空有鐵釘,卻無鐵鎚。他知道鄰居剛好有一把,於是決定去鄰居家借鐵鎚。然而不知為何,他突然冒出 懷疑的念頭:萬一鄰居不肯把鐵鎚借給我,那該怎麼辦?好比昨天,他跟我打招呼的時候就很敷衍馬虎,會不會他有什麼急事?還是他只是表面裝得很匆忙,實際上根本就不想理我,難道他對我有意見?什麼嘛,我又沒有哪裡對不起他!

就這樣,這位仁兄繼續演起精采的內心戲─
要是有人來跟我借工具,我一定二話不說就借給對方。鄰居有什麼理由不這麼做呢?誰會拒絕幫別人一個簡單的小忙,不過是舉手之勞?像隔壁那樣的傢伙,肯定不把別人放在眼裡,只會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難道他以為有一把了不起的鐵鎚,以後我都要乖乖聽他的?門都沒有!

於是,他就這麼氣沖沖地跑到鄰居家門口,猛按了一陣電鈴。一會兒鄰居打開門,還沒來得及向他問候一聲「你好!」這位仁兄劈頭就對著人家大吼:「留著你那把爛鐵鎚吧,可惡的傢伙!」

這項技巧既不新穎也很簡單,還能製造出驚人的效果。它的步驟簡單好學:先來一連串既冗長又複雜的胡思亂想,然後咬住一個環節,對在那串胡思亂想裡扮演反派角 色的關鍵人物進行質問,尤其要把握一個重點:這號人物對此一無所知,完全不懂你在說什麼。有什麼會比這種行為更容易招致不幸?那個傢伙的迷惑、驚訝、一臉 茫然、惱羞成怒、為自己脫罪的企圖,對你而言都是如山的鐵證。它們再再說明了,你是對的!

每一種技巧不管應用得多嫻熟,都會遇到難以突破的瓶頸,鐵鎚的故事所傳達的道理也不例外。科羅拉多大學的社會學家霍華‧希格曼(Howard Higman),曾經針對「不特定的特點」(non-specific particular)以及如何逆轉應用在原本的對象上,進行了一番透徹的詮釋。根據研究觀察,霍華發現許多妻子都喜歡從隔壁的房間喊道:「這是什麼?」 她們會等著丈夫從別處站起身,走到自己旁邊來問個明白,她們剛才到底在說什麼。妻子只要使出這個伎倆,少有不得逞的。針對此一行為模式,霍華擬出「以其人 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絕招,並傳授給好朋友。當朋友的老婆從家裡的某處呼喊:「到了嗎?」霍華要朋友堅定地待在書房裡,就算是一頭霧水,完全不知是什麼 東西到了,都要直接回答:「是的!到了。」老婆可能會接著問:「那你放到哪裡去了?」他只要回說:「就跟其他的放在一起啊!」於是在長期的婚姻關係中,霍 華的朋友第一次能夠連續好幾個小時不受打擾地專心工作。

針對目前為止闡述的內容,現在總算可以開始練習一下。為了追求不幸福,召喚出一種「右手不知道左手做了什麼」的狀態是絕對必要的。幸好,這件事人人都學得來,練習以下動作會帶給你很大的幫助。

練習一:
請你坐在一張舒適的沙發上,最好是帶有扶手的那種。接著,閉上雙眼想像一下,你正用力地咬了一口成熟、多汁的檸檬。幾經練習之後,那顆幻想出來的檸檬很快就會在你口中流淌出真實的汁液。

練習二:
請繼續靜坐在沙發上,並闔上雙眼。這一次,請將注意力從檸檬轉移到你的鞋子上。不消多久你便會發覺,你穿的鞋子是那麼地不舒適。不論在此之前你的鞋子有多麼 合腳,現在完全不是那麼回事。此時此刻,你不但感受到一些壓迫點,就連其他大大小小的不舒服,例如刺痛、摩擦、腳趾受擠壓、灼熱或冰冷等諸如此類的感覺, 也都在你心裡一一浮現。請繼續練習,一直到能夠將至今為止所有理所當然、甚或無關緊要的穿鞋行為,全部轉化為明顯的不適感為止。完成之後,請去買雙新鞋。 接下來你將會發現,不論在鞋店試穿的時候,它們是怎樣地無可挑剔、合腳舒適,可是過沒幾天,它們竟然又跟舊鞋一樣,製造出各式各樣壓迫與疼痛的感覺。

練習三:
請你坐在沙發上,然後將目光穿過窗戶投向天際。運用一點小技巧,很快地在你的視線當中,你就能發現為數眾多、狀似氣泡的小圓圈。當雙眼處於靜止不動的狀態 時,它們會緩緩地落下,可是只要你一眨眼,它們又會往上滑。你還會進一步察覺到,當你越是注意這些圓圈,它們似乎也就跟著越變越多、越變越大。這時請你設 想一下,你所面臨的情況可能涉及某種危險的疾病,萬一這些圓圈布滿你的視野,你將會失明!請去找位眼科醫師看病。他會試圖跟你解釋,你的情況是一種叫做 「飛蚊症」(mouches volantes)的現象,用不著大驚小怪。接下來請你假設,那個蒙古大夫在醫學院求學時,就在講授這項疾病的期間,他剛好得了麻疹。或者你也可以假設, 那位醫生純粹是基於同情、憐憫,不忍心將你無可救藥的病情告訴你。

《不幸福人生指南》書封  

... 本文節錄自《不幸福人生指南
保羅.瓦茲拉威克/著,王榮輝/譯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