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大學經濟系教授,也是一九九二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蓋瑞.貝克(Gary Becker),在他一九七三年的革命性論文〈一個婚姻的理論〉(A ­eory of Marriage)裡這樣說:「近來經濟學家很大膽地把經濟理論應用在解釋歧視、犯罪、政治過程等非貨幣市場的交易行為上對於提供一個解釋所有人類行為的統一理論架構,我們正在這條路上大步向前(on its way to providing a uni‑ed framework for all behavior),但是有一種行為卻被完全忽略了─那就是婚姻!」

或許婚姻市場被刻意忽略不是沒有原因的。

首先,即便是轉角遇到的愛,也應該是命中注定我愛你的結果。這神祕主義的過程,怎麼可以被俗氣的經濟學家,用冷冰冰的邏輯推理與數學圖形來拆解?

再者,看哪一部電影或買哪個廠牌的電器等一般市場行為,由於是同一種產品的重複交易,市場機能與資訊傳遞很快就能發揮效果;但找一個人跟你在一起一輩子(或者五年,如果你不相信天荒地老這回事),不但搜尋成本要高得多,還得考慮自己和其他人(包括男女雙方)的條件在婚姻市場上可能的配對範圍,更重要的是─「退貨」的成本更是不容小覷!因此,婚姻要注意的面向,和一般交易大不相同(用經濟學的術語來說,就是模型得處理許多不同的假設)

舉例來說,網路上可能有很多某部電影的影評,或某種新產品的試用報告,如果二十七萬人在IMDB給了李安《少年Pi 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八.○的評分,那它應該不可能太雷人吧?但你要去哪裡找到與隔壁班班花班草的交往心得,樣本還要大到有一定的可信賴度(現在倒是有一個讓女性評價男伴的網站onlulu.com 試著做這件事就是了)?最後,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配對的均衡解(equilibrium of matching),可能是過去三十年來經濟學家遇過最難的數學問題之一!

「你就是我的第一選擇」─求偶求職都相同的配對法則

不過,經濟學家還是在這個領域上,取得了不少進展。原因是勞動經濟學所討論的企業與員工配對問題,在本質上與婚姻的配對有很大的相似程度:員工不可能到所有的公司都上過一次班,再決定落腳何處,所以得在一定的時間內做個決定(搜尋理論)。面試的時候,也一定會說出「貴公司是我的第一選擇」這種標準答案(廉價溝通,這跟來推甄的每個高中生都說「貴系是我的第一志願」道理相同)。但如果員工認為某公司「真的是我的首選」,又該如何「傳訊」才能讓對方相信(訊號理論)?當廠商看到了有某些特質的申請者,即便其他的條件都不錯,會不會就不想聘雇了(統計歧視)?事實上,有經濟學家就寄出數百封除了名字外,其他條件都一模一樣的求職信,結果發現白人名字收到面試電話的數目,比黑人名字高出了五○%!為什麼大公司員工有許多都是名校畢業生,台灣大學的經濟系教授也大部分都是美國頂尖名校畢業(選型交配)?最後,一但雙方合意開始雇傭關係,薪水與工作內容要如何「喬」(談判理論)

本書作者保羅‧ 歐耶爾(Paul Oyer)就是一位在勞動經濟學領域已頗負盛名的學者。他在廠商如何使用非貨幣報酬留住員工、初進職場那一年的整體經濟景氣對勞工的職業生涯有多大影響,以及廠商在高技術勞工市場(如矽谷工程師或大學新進教授)該如何招募員工等重要問題,都有深入的研究;目前也擔任《勞動經濟學期刊》(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該領域中最頂級的期刊)主編。另外由於他在史丹佛大學商學院教授MBA課程,因此也擅長以簡單幽默的話語闡述複雜的經濟理論。因此不論是在學術或教學上,他都游刃有餘。

但是這樣的人生勝利組,卻在四十七歲─或精確地說,離開婚姻市場二十年之後,被迫砍掉重練?一開始他的心情非常忐忑不安:我該去註冊哪一個(或哪幾個)交友網站?要以哪些條件作為初步篩選的依據?花多少時間去認識一個約出來見面的人?萬一對方在網站上列出的資料是騙人的怎麼辦?或更重要的,我自己在提供資料時,要誇大到什麼程度?

如果真的碰到喜歡的人,要如何讓對方相信我是真心的?

慶幸的是,作者的幽默感讓他可以用較為輕鬆的態度來面對這個新挑戰。而他在勞動經濟學上的造詣,也讓他很快地就能掌握這整個遊戲過程的箇中奧妙,做出有效率的決策。最後,他也真的如願找到一位跟他合得來的伴侶─辦公室與他相距不到九十公尺的另一位史丹佛教授!讀者或許會認為:那幹嘛繞這麼一大圈,在交友網站用上這麼多複雜的理論,直接走過去不就好了?保羅的回答很直接:「或許她就在九十公尺之外,但我們根本不認識!」

本文由林明仁(台灣大學經濟學系教授)撰寫,摘自《交友網站學到得10堂經濟課》

看更多經濟學: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25042

立體書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