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的貓》連載(三)~靠朋友就能出名嗎?

dalai_cat-eslite-560.jpg  

 

一直想去達蘭薩拉旅行。本書加倍實現我的願望,讓我變成一隻貓住在達賴喇嘛家,eat,pray,love。而且看完發現:夭壽!我家可能也是達賴喇嘛家。──金石堂商品總監 盧郁佳

 

 某日,一對有趣的夫婦出現在法郎咖啡館。他們第一眼看起來相當普通,只是穿著牛仔褲和運動衫的美國中年人。他們到達時已過了早餐尖峰時段。法郎先生穿著新的亞曼尼黑色牛仔褲,像名模出場般領他們就座。

 

「今天早上大家都好嗎?」他問道。這是他慣用的開場白。

 

法郎幫他們點咖啡時,那男人問到他手腕上的彩色結線手環。法郎的回答好像在背書似地,因為,說實在的,我已經聽太多次了。「這是加持過的結線手環,是在接受特別灌頂時,喇嘛給我的。紅色那條是二○○八年我接受達賴喇嘛的時輪金剛灌頂時拿到的。藍色的那三條是二○○六在博爾德、二○○八在舊金山、二○一○在紐約接受密宗灌頂時拿到的。至於黃色的則是分別在墨爾本、蘇格蘭和果阿拿到的。」

 

「嘿,挺有趣的,」那男子回答。

 

「哦,佛法是我的命啊,」法郎把手戲劇性地放在心臟部位,然後朝著我所在的方向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你見過我們小朋友了嗎?達賴喇嘛的貓。她好喜歡待在我們這裡。她和尊者有很深很深的緣分喔。」他俯身向前靠近那個男人,這個動作他一天至少會做十二次,然後像透露祕密般小聲說道:「我們的地理位置正好是在藏傳佛教的心臟部位。是絕對的震央!」

 

到底這對夫婦對法郎的看法怎樣很難說。但是讓他們有別於其他訪客的是,當咖啡放在他們面前時,他們便不再交談,而是真實地品嘗起咖啡來。不僅僅是第一口,第二口、第三口,之後的好幾口都是這樣。他們和大昭寺的喇嘛一樣,「有意識地活在當下」。品嘗到咖啡的風味。享受到周遭的氛圍。經歷到純粹的存在。

 

這就是為什麼當他們又開始談話時,我會興致勃勃地竊聽起來的原因。我所聽到的也不是讓我太意外。那個男人是個研究「正念」的美國人,他正和他的妻子提到《哈佛大學報》的一篇文章。

 

「有個研究以兩千多個有智慧型手機的人為受試者,在一周內隨機發送出三個問題給他們。這三個問題是:『你在做什麼?你在想什麼?你快樂嗎?』結果發現,有百分之四十七的人,心思並沒有在所做的事情上面。」

 

他的妻子揚起眉毛。

 

「我個人覺得,那個數據有點太低,」他說。「人們有一半的時間都沒有『專心於正在做的事情上』。真正有趣的部分是『正念』與『快樂』的相關性。他們發現,若全心全意於所做的事情上,那樣會快樂得多。」

 

「是因為他們只能專注於自己熱愛的事情上嗎?」他妻子問道。

 

他搖搖頭說:「不是。就是這樣而已。重點是,讓你覺得快樂的不是你所做的事情,而是在做這件事情時,你是否全心全意?重點在於要有一種直接的連結,專注於此時此地。而不是處於敘述狀態」他把食指放在太陽穴旁邊畫圈圈──「意思就是說,『想的和做的不一樣』。」

 

「這點佛陀也說過,」他妻子表示同意。

 

丈夫點點頭說:「只是有些時候,這些概念會在翻譯過程當中遺落。你會碰到像這裡的現場經理這樣的人,以為佛教可以像戴飾品那樣地戴起來。對他們來說,那是他們的「假我」的延伸,是一種顯示自己與眾不同或特別優秀的方式。他們似乎以為外表的裝飾最重要,但事實上,真正重要的唯一關鍵是『內在轉化』。」

 

 

 

********

 

 

 

幾週過去了。這日我午餐後在寶座上舒服地打盹,一睜眼醒來就看到一張再熟悉不過的臉,卻又感到時空太錯亂。

 

是丹增!他出現在法郎咖啡館裡呢,正直視著我。

 

「你注意到我們美麗的訪客了嗎?」法郎遠遠地瞥了我一眼。

 

「哦,是的。真的很漂亮。」外交官丹增穿著合身的西裝,什麼也沒透露。

 

「是達賴喇嘛的貓。」

 

「真的?」

 

「她老往這裡跑呢。」

 

「太棒了!」丹增的手指通常聞起來是石碳酸皂的味道,此時他伸手過來搔我的下巴時,卻混著很多科諾詩的香氣。

 

「她與尊者有很深、很深的因緣喔,」法郎就這樣告訴這位尊者的左右手。

 

「我想你說得對,」丹增想了想,接著問了一個法郎想都沒想過的問題:「我在想她到你這兒來時,尊者居所的人會不會到處找不到她?」

 

「我想應該不會,」法郎的回答倒是很流暢。「但是,如果他們知道她在這裡,他們也很快就能瞭解到我們把她照顧得有多好。」   

 

「這個墊子看起來不錯。」

 

「親愛的,不只是墊子而已,我們還供應她每天吃的午餐呢。」

 

「她餓肚子來的?」

 

「噢,她熱愛我們的美食。崇拜我們的美食。」

 

「也許她在大昭寺沒吃飽?」丹增問。

 

「我想也不是那樣。可能只是因為仁波切她的品味很特別。」

 

「仁波切?」丹增的表情好像在說這個名號有夠離譜好笑。

 

「是她的名字啊。」法郎因為這樣說了太多遍了,多到讓他真的相信有這回事。「你看得出原因吧,對吧?」

 

「佛法教我們,」丹增的回答莫測高深「萬物唯心造。」

 

 

 

********

 

 

 

幾天後的下午,丹增來到辦公室,面向尊者坐定。其實這是上班日尾聲的某種儀式,丹增會針對重要事項向尊者報告最新進度,他們也會邊聊著工作事項,邊享用剛泡好的綠茶。

 

我則是在我經常坐臥的窗台上,看著夕陽滑入地平線下,所以也沒專心聽他們談話;但其內容通常很廣,譬如說可以從地緣政治學談到佛教密宗的精微要義。

 

「對了,尊者,還有一件挺重要的事,」丹增闔上他面前的聯合國檔案夾,「我很高興告訴你,已經找到尊者貓的飲食失調之謎了。」

 

達賴喇嘛的眼中靈光一現,並回應丹增道:「請說,」他上身往後靠著椅背「請講。」

 

「看來我們小雪獅並不是沒有食欲呢。相反的,她自己找到了山腳下的咖啡館外食哩,就是那位設計師、佛法之友開的那間。」

 

「咖啡館?」

 

「嗯,順著大路往下走就到了,」他用手比了比。「就是外頭有紅黃色遮陽傘那家。」

 

「哦,對,我知道那一家。」尊者點了點頭。「聽說他們的餐點很棒。我倒是奇怪她竟沒有直接搬過去住!」

 

「事實上,老闆是個非常愛狗的人。」

 

「是喔?」

 

「他養的狗品種還蠻特別的。但他也給我們家小貓吃東西。因為他知道她與尊者同住,所以給她加倍的禮遇呢。」

 

尊者呵呵笑了起來。

 

「還不只這樣,他還給她取了『仁波切』這樣的名字。」

 

「仁波切嗎?」達賴喇嘛忍不住大笑起來。

 

「對呀,」丹增回答時,他們兩人一起看向我。「給貓咪取這種名字還真是好笑呢。」

 

向晚的微風穿過打開的窗戶,帶來了喜馬拉雅山的松樹氣味。

 

尊者面露思考的表情。「但是,也許這名字取得也沒錯,也許她的確幫助咖啡館老板培養出平等看待貓狗的心。因此,對他而言,我們小貓是珍貴的,是仁波切沒錯啊。」

 

尊者從座位上站起來,走過來撫摸我。

 

「丹增,你知道嗎,我有時如果在辦公桌前工作太久,我們小雪獅就會來磨蹭我的腳。有時候」他開心地咯咯笑開說:「她還會咬我的腳踝,直到我放下手邊的事為止噢。她想讓我抱抱她,打聲招呼,花點時間在一起,就我們倆~」

 

「對我而言,」他繼續說道:「她是個美麗的提醒,叫我要活在當下。還有什麼比這個更為珍貴呢?所以啊,我想」他懷著海洋般浩瀚的大愛注視著我「她也是我的仁波切哩。」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