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力的極論

村上隆在藝術現場談「覺悟」及「繼續」

創造力的極論(書腰 小).jpg      

 

村上 隆認清現實藝術創作的路才能走得長久 

我想之所以沒有人告訴我們關於社會階層的事 

是因為沒想到這會與藝術創作有關 

因此當我對加入 kaikai kiki 的新人說出這番話時想必一定很驚訝吧 

除非畢業後留在學校教書馬上便能得到教育者的社會地位脫離社會底層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縱使像我這樣已經得到國際肯定的人還是無法改變位於社會最底層的事實 

我當然可以接受這種事實也以此為傲 

要想在這業界成功必須接受鍛鍊不斷修行這幾年我幾乎犧牲睡眠時間心投入工作是因為前方有什麼東西等待著我嗎 

老實說什麼都沒有 

就算拚命忍耐著修行咬牙苦撐地抵達終點我還是處於被世人輕蔑的位置」。 

這種事實不只印證在被貼上討厭鬼標籤的村上隆身上只要你一天從事藝術創作便無法擺脫這事實 

若是無法理解這件事就算再怎麼修行換來的結果還是失望兩字 

所以我才會醜話先說前頭:「你們一定要了解自己的處境而且要有無法擺脫這位置的覺悟才行若沒有這種共識就別待在藝術界。」雖然當下沒有人毅然決然請辭但過了一週後只剩下一半

不過員工離職率比起我之前沒說這番話的時候明顯下降許多 

就像從沒惹毛過別人某天因為惹毛別人而嚇到的道理一樣還是先打預防針有點心理準備比較好 

我為了讓新人早點明白些是不能犯的錯誤所以刻意發飆其實發飆的行為非常耗體力即便如此還是希望一開始就能徹底貫徹我的基本原則 

不僅是 kaikai kiki 其他企業與組織也應該會遇到似情形究竟隱藏組織中最令人討厭最痛苦的部分比較好呢還是開誠布公 

事物的本質與核心絕對無法永遠隱藏住總有一天會自然傳開 

 

村上 隆學會放下身段當個取悅別人的小丑 

我以藝術家的立場再稍微說明一下 

我覺得自己像個小丑」,也像邊隻手撐地邊發出吱吱叫聲轉啊轉的耍猴戲的猴子 

就算在國際間闖出一番名號我還是繼續扮演小丑 

藝術家就是將自己化身小丑做些取悅社會大眾的事 

藝術家無論去到裡都是如此 

要是覺得藝術家一旦成功就能隨心所欲創作受到周遭人的奉承無論去到裡都會被讚揚:「好厲害太棒了!」,可就大錯特錯了 

以我為例不只在日本惹人嫌挨罵即便闖出一番名聲之後談跨國合作時也會受騙或是被迫接受不合理的要求 

譬如預定在國外某間美術館舉辦展覽沒想到臨時告知預算被砍了一半甚至額取消 

幸好籌備期間多少考慮到這層風險只好由我們這邊負擔有時情況更慘甚至招來惡評 

一般美術館博物館都有專門負責策展的人員當代藝術界多是由館方聘雇專業人士擔任策展人負責籌備企劃展覽也就是似製作人的角色問題是世界級專業策展人為求成功往往會向創作者提出不合理的要求 

只要在這業界待得越久這種遭遇就會多到令人生厭 

一方面得和這種人周旋又不能傷了和氣所以藝術家必須學會放下身段當個取悅別人的小丑 

村上 隆:「堅持戰略的重要性 

藝術家的人生可不是那麼一帆風順舉例說明吧 

我有一位跟了我十五年就像家人般親密的徒弟名叫Mr. 」*的藝術家 

後來 Mr. 也收了徒弟他是那種滿腦子只有藝術不問世事的人他有一位名叫赤松晃年的徒弟也是這種個性 

今年三十多歲的赤松打從我們初次見面就一直以成為藝術家為目標但印象中他實在沒有那種能成為專業人士的畫功但他還是毅然決然辭去工作借錢專心創作真的是那種腦筋一直線的人 

後來赤松試著參加聯展沒想到他的畫作賣得出奇的好 

就連 kaikai kiki 參加在瑞士巴塞爾(Basel)舉辦的世界藝術博覽會時試著推出赤松的畫作結果也順利賣掉無論是聯展還是世界博覽會雖然赤松的畫作不算高價賣出但只要有露臉的機會就能賣掉可見他的作品一定有什麼讓人產生共鳴感的元素 

為什麼 Mr. 和赤松能做出成果我想是因為堅持的關係 

身為師父的我也是如此姑且不論繪畫才能如何我也是一直堅持走這條路 

我在一場以 Mr. 的創作為主名為Mr.Children 畫展看到比赤松更有才能之人的畫作他們的創作也得到比赤松更好的評價但這些人現在如何呢都離開業界 

雖然我不知道他們退出的理由但我想他們肯定是因為滿足於現狀而停滯不前或是總算明白就算得到好評也不見得能改善生活所以每天都覺得很痛苦吧雖然我的推測沒得到證實但不難想像八成就是這樣 

相較那些有才華卻選擇悄然退場的人不管畫功再怎麼拙劣只要堅持下去就能找到答案 

藝術界就是這麼一回事才華並非唯一自覺與覺悟才是邁向成功的現實條件 

當然我後續還會說明當代藝術可說是各種藝術領域中講求戰略勝過繪畫才能的一 

縱使畫功不怎麼樣還是有可能成功這就是當代藝術的特色 

Mr. 在接受美術手帖雜誌訪談中曾語帶狂傲地說:「若選擇踏上藝術這條路必須了解藝術史擬定如何將創作推銷出去的戰略也就沒空做其他事了。」我想他之所以說出這番話應該是腦中深植著我曾叨唸過的種種吧 

雖然在我看來他提出的觀點還稱不上戰略但他一路跌跌撞撞依然堅持創作的精神終究得到美好結果總之藝術界就是這麼一回事 

村上 隆:「縱向社會裡的人際關係kaikai kiki 的內部體制是像運動會組織般的縱向社會關係 

雖然過去是以合議制組織為目標但基於照著混亂中議論出來的東西進行極有可能走偏為由震災之後制度上便做了大幅度調整就恢復師徒制以及居上位者應該負起責任照顧下屬等方針看來公司與藝術家之間的關係屬於縱向社會 

雖然赤松也會抱怨 Mr. 的作為但他還是很尊敬 Mr. 不敢違背師父的意思 

由此可見本人要是沒有任何自覺就算想自由創作無形中也會承襲師父的風格 

其實這業界和商業界其他業界無異著重的是信賴關係人際關係」。 

比起那些伶牙利齒愛耍小聰明的傢伙滿腦子只有藝術的人更看重這種關係 

我敢斷言能否在這業界生存的關鍵絕對不是才能而是這個人是否有自覺有覺悟是否重視人際關係 

關於這一點端看個人本性 

此外一直以來如何看待自己的人生這一點也很重要 

演藝圈和歌壇也是如此一路付出的辛苦都會呈現在作品上化為感動別人的力量 

其他像是時運不濟醜聞等因素也會帶給作家和作品某些價值最簡單易懂的例子就是梵谷和畢卡索 

由此可見與其拚命隱藏自己的弱點或是醜惡的事不如披露出來化為武器 

這是身為社會最底層的小丑理應做的事

 

編注 

*Mr.畢業於東京創形美術學校美術系,涉獵繪畫、雕 

塑、表演、錄像等藝術範疇,作品圍繞動漫及御宅族文 

化(Otaku Culture)為題材,自90年代起已在世界各 

地舉辦個展及聯展。此外他為日本著名藝術家村上隆擔 

任助手10年,參與創辦村上隆kaikai kiki工作室,致力 

扶植新進日本藝術家。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