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照片_BrianGrazer  

photo credit: Jeff Lipsky

 

卡斯楚只問我一個問題:你是怎麼讓頭髮豎起來的?

 

好萊塢的人當然都知道我的髮型。

  世界其他地方的一些人也知道我的髮型(有些人可能甚至連我的名字都沒聽過,但是知道《美麗境界》或《達文西密碼》)。「就是好萊塢那個頭髮豎起來的傢伙」──大家常用這句話來描述我。

  髮型已成為我形象的一部分,也是我個人外貌的一部分。這個髮型絕非偶然,當然也不是意外產生的結果。我的髮型不只是為了追求時尚而搞怪,說真的甚至也無關個人品味。

  我和朗霍華合作了兩部電影後,在好萊塢慢慢建立起知名度。朗霍華當然非常引人注目,他是明星、導演、這個年代的偶像,而我是個製作人,與他對比之下只是個新人。

  我不想只當陪襯的綠葉,我覺得必須走出自己的一條路,讓人印象深刻。

  因此,要穿什麼、看起來像什麼,這個個人風格的問題縈繞在我腦海裡。

  一九九三年的一天下午,一切突然有了答案。那時我和五歲的女兒賽吉一起游泳。我浮出游泳池水面時,用手指梳一梳濕答答的頭髮,讓它直立。

  賽吉說:「看起來好酷!」

  我看著鏡中直立的頭髮,心想:「真的很有趣。」

  於是從那天起,我就抹髮膠讓頭髮直立。

  新髮型立刻得到眾人的注意,引發極端的反應。

  我會說二五%的人認為很酷。

  另外五○%的人覺得好奇:「為什麼你的髮型要這樣? 你怎麼讓頭髮變成這樣的?」

  有些已經認識我的人也屬於這個好奇的族群,他們說:「葛瑟,你的頭髮怎麼了? 你在想什麼? 為什麼要這樣?」

  其餘二五%的人不喜歡這種髮型,看了之後很生氣,隨即把我歸類為混蛋。

  我把頭髮豎直了幾個月後,曾經想放棄這個髮型,因為實在太多人談論它。

  但是我後來意識到一件事:的確,髮型激發了人們對我的好奇心,不過真正有趣的是,人們對髮型的反應,反而更能凸顯出他們心中對我的看法,而非口頭上對我這個人或髮型的評論。

  我每天早上起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抹髮膠讓頭髮直立,大約只要花十秒鐘。二十年過後,這已經成為我的金字招牌──我的做事方式與髮型搭配。到目前為止,這也依然成為聊天時讓對方打開話匣子的內容,也能讓我脫穎而出。

  二○○一年二月,我們七個好朋友一起到古巴玩四天,這群人都是媒體界的高階主管。

  我們有個行程是與菲德爾.卡斯楚(Fidel Castro共進午餐。卡斯楚一如往常,穿著綠色軍裝,在長達三個半小時的午餐時間,滔滔不絕對我們長篇大論,我想他甚至沒有喘一口氣。

  等到他終於停下來,突然看著我(我自認不是這群人當中最傑出的),透過口譯員只問了一個問題:「你是怎麼讓頭髮豎起來的?」大家都大笑。

  就連卡斯楚都喜歡這個髮型。

 

更多超級英雄般的力量>>>《好奇心

好奇心》立體書封+書腰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