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_of_power-cite-600x180   



◆ 在任者政治權力者的優勢正在消失
一般而言,儘管執政黨及執政聯盟擁有諸多優勢,如任免權和公眾目光等,但他們仍會失去選票,只要認同他們的選民失去熱情,同時他們的對手又掌握了可大肆抨擊的執政疏失。這種現象在近年逐漸增加:分析歐洲十七個民主國家的研究顯示,自一九四〇年代開始,每隔十年,執政者競選連任時平均流失的選票不斷增加。一九五〇年代時,執政者平均失去百分之一.〇八選票;到了一九八〇年代,平均損失率為百分之三.四四;至於一九九〇年代,數字已差不多倍增至百分之六.二八。一九五〇年代,這些國家共有三十五個內閣成功連任,三十七個失敗;到了一九九〇年代,成功連任的只有十一個,失敗的達四十六個。負責進行分析的政治學者納魯德(Hanne Marthe Narud)及瓦倫(Henry Valen)同時指出,不論在成熟的民主國家如英國、荷蘭,或者年輕的民主國家如希臘或葡萄牙,這股趨勢同樣銳不可當;換言之,這股趨勢並不受民主經驗長短和傳統的影響。

西班牙前外交部長索拉納(Javier Solana)曾於一九九〇年代中期出任北約秘書長,其後轉任歐盟外交部部長。他曾告訴我:「在過去四分一世紀裡,從巴爾幹半島與伊拉克局勢、與伊朗進行談判、以巴衝突,到多宗其他危機,我看到各種新勢力及因素出現,就連最富裕以至科技最先進的強權都受到掣肘。他們(其實就是我們),已很難像以往般遂其所願。」

索拉納所言甚是。叛亂份子、邊緣政黨、新創公司、駭客團體、組織鬆散的社會運動者、正在冒起的公民媒體、城市廣場上沒有首領的年輕群眾、過去寂寂無名突然冒起的克里斯瑪型領袖,在在攪動既有的秩序。這些人未必討喜,但都削弱了軍警、傳統電視台、傳統政黨及大型銀行的權力。

這些就是微權力:規模不大、沒有名氣、遭到忽視的角色;但是,現在它們已找到方法減弱、約束,甚或擊敗過去指點江山的巨頭與大型科層組織。按過去的規則,這些微權力應該一無是處,因為它們欠缺規模、協調、資源、既有知名度,對於競逐權力這場遊戲,它們應該連獲得入場券的資格都拿不到,就算它們進去了,也無法留在遊戲中,因為他們很快就會被主要對手打壓或吸納。但現在事態逆轉了。確實,微權力力有未逮,許多建制裡的成員認為實屬理所當然的諸多選項,都是它們無法應用的;然而,在某些情況下,微權力卻甚至已經勝過了傳統巨頭。

◆平地一聲雷:亞拉伯之春的政治微權力啟示
近年我們會驚訝地發現群眾對參與公共事務興趣急升,而且大量過去政治冷感毫無興趣的市民會被動員起來,數以千計萬計參加比起坐在政黨開會更講求付出(在一些國家更危險)的政治活動。

以美國為例,二零零八年奧巴馬的總統競選活動便成功動員了大量政治新丁、年輕人,他們平常對於兩黨二選其一的競選之爭並不感到興趣。除了候選人的背景及族裔,二零零八年的競選活動還有很多的史無前例:在社交媒體針創新地針對特定的選民作出特定政治廣告;使用及招募義工的方法;嶄新的籌款方式。這些過去沉默不為所動的新人類突然高度參與政治,他們也不單單只聚焦在奧巴馬登上總統一役,而是繼續狂熱。因金融危機而注入能量,或者是注入盛怒,加上不滿危機處理方法出現的不公平觀感,催生了佔領華爾街運動,並且席捲世界各地城市。面對這情況,各地政府、政黨只有措手不及,苦苦掙扎去了解運動的來龍去脈及運動的運作模式之餘,更要搜索枯腸試圖吸收這平地一聲雷的大型政治活動能量。

這種大型的示威活動最一嗚驚人、最影響深遠的一宗始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突尼斯(Tunisia)小鎮,示威不單推翻了當地政府,最後更發展至覆蓋中東各地一浪接一浪的示威活動——亞拉伯之春。上百萬計過去被動、受壓抑的群眾走到最前線成為政治的主角,甘心承受極度的犧牲:不單自身性命安全有危險,甚至將他們家庭的安危也押上。有別於至今未能將政治能量轉化為政治權力的「佔領」運動,亞拉伯之春的政治覺醒確實成功帶來重大的權力轉變。

政府更快垮台
也有證據證明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執政聯盟或內閣越來越趨向在任期結束之前先因內訌而垮台。政治學者內閣總辭的情況分為兩種。一種是技術性的,例如出於該國憲法規定,或者需按選舉法規進行改選,又或總理離世必須補選。另一種則屬酌情性,換句話說,就是由於政治動盪引致,比如內閣因政治紛爭而辭職,或者國會通過了不信任案。根據前述的研究資料,較諸之前幾十年,在一九七〇年代及八〇年代出現的內閣總辭,酌情性要比技術性來得多(兩個年代的比例分別為百分之七十二.九及百分之六十四.七)。到了一九九〇年代,酌情性與技術性內閣總辭兩者數量不相伯仲。

一點都不令人驚訝的是,在二十一世紀頭十年,酌情性內閣總辭的趨勢又加快了。二〇〇八年發生金融風暴,政府倒台,內閣崩潰,聯盟岌岌可危,政府部長遭到辭退,過去穩如泰山的政黨領袖也被迫辭職下台。隨著經濟問題席捲整個歐洲,當權者毫無危機控制能力的事實盡現於世人眼底。

◆ 權力正在衰退!
簡單來說,權力可以換得的成果已日漸式微。在二十一世紀,權力更容易獲得,卻更難行使,並且更容易失去。無論在會議室、戰地抑或是網路空間,權力鬥爭一如往常激烈,可獲得的回報卻在遞減。這些殘酷的爭鬥掩蓋了權力本身正在加速衰敗的事實。若想要了解一個改造二十一世紀的最重要趨勢,關鍵就是去理解權力如何失去其價值,並且去面對這情況的艱鉅挑戰。

這並不是在說權力已經徹底消失,或是現在已經沒有人權傾天下。美國總統、中國國家主席、摩根大通或殼牌石油總裁、紐約時報執行主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首腦、教宗等人仍坐擁極大權力,可是卻都遜於上一任。上一代的領袖們不只面對的挑戰者及競爭者較少,行使權力時亦較少遇上限制,譬如公民運動、環球市場及媒體監督。是以,今天的當權者一旦做出錯誤決定,通常要較其上一任更立即地付出代價,而且代價更大。他們重新打造行使權力的方式以因應新現實,引發的連鎖效應觸及人際互動的每一層面。 

微權力立體書封         
《微權力:從會議室、軍事衝突、宗教到國家,權力為何衰退與轉移,世界將屬於誰?》
The End of Power: From Boardrooms to Battlefields and Churches to States, Why Being In Charge Isn’t What It Used to Be
作者: 摩伊希斯.奈姆  Moisés Naím


過去只有龐大的政府、軍事和其他組織握有權力,這本書探索權力如何轉移到個人手上。我深深相信讓人們擁有更多權力是一種趨勢,我很期待《微權力》這本書,探索這主題的細節。——臉書執行長祖克柏

《微權力》將改變你讀新聞的方式,思考政治的方式,以及看待世界的方式。——美國前總統比爾.柯林頓

博客來 http://goo.gl/22hZbu 、誠品 http://goo.gl/HAP1FG
金石堂 http://goo.gl/ENmWw7 、書虫 http://goo.gl/oDJBsB
讀冊 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76483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