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做為一個實際下田耕作的農民,已有許久未曾接觸這般論理鏗鏘、數據紮實的文字了!畢竟對小農的生產而言,實驗室的理論太抽象,世界貿易的市場太遙遠,就連國家的農業政策也非你我能置喙。一個小農日夜辛勤的耕耘勞動,四季流轉間的在地生活,念玆在玆的不過是一甲地能收成多少斤的稻穀?一斤稻穀能換來多少生計所需?

有時經常想不通,為何在台灣總是如此,今年香蕉大起價,明年肯定市場崩盤價格暴跌?在國外消息也經常聽到,咖啡生產過剩產地價格大跌之後,緊接著卻見到農民為了換取基本生活所需,舉債投入更大量的咖啡生產。難道農民之笨,舉世皆然?其實接觸過農民之後你便明白,農民對於一分一毫可是錙銖必較,頭腦絕不含糊。只不過限於種種主客觀條件,他們看來不夠聰明地,或者不得不地留在村裡當農夫,若有一絲一毫可能的機會,我想會有更多的農夫選擇此時此地離開農業,或許就像一句老笑話所說:「若是電火柱仔有腳嘛走了了!」一切只因農業是個極高風險的行業,今日若非有這群走不了的土農夫,恐怕我們只得靠機器人種田餵養我們。

不過事情總會改變,這一代的土農夫就是走不了,也難免在歲月考驗下逐漸凋零。而沒有了農夫的照料,沒有一塊土地能夠生產糧食滋養人類。問題難就難在這裡,糧食同時具備了商品跟食品的雙重性格,當糧食來源充裕時,人們大可悠遊自在,喊價殺價;當糧食供應不足你我所需時,那就是你爭我奪的死活問題了!也因此有人這麼說:「農業從來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我們可以見到農業人口快速老化,農地面積漸次支離破碎等問題,然而在都市人心目中對於農地真正的期待,與其說生產出健康而充足的糧食,倒不如說長出一棟又一棟頂天立地、景致宜人的農村別墅!

總會有一天,有錢不見得買得到糧食!雖然自己的年紀不算大,卻也曾聽聞當上個世紀台美斷交的風雨飄搖之際,用土雞交換樓房的坊間謠傳。作者在書中苦口婆心地提醒我們,在開發後進國崛起、環境破壞及食品安全危機的影響下,再加上穀物市場本身淺盤的特性,一個國家對於進口糧食倚賴的深刻危機。然而,當人文風土條件與台灣近似的日本,在積極面對此一即將到來的糧食危機之時,選擇制定「糧食、農業、農村基本法」的翌年,台灣卻選擇了打開潘朵拉的盒子─通過了「農業發展條例」的修正案。日本人在此一新農業基本法中,提出了確保糧食穩定供應、發揮農業的多方面功能、持續發展農業,以及振興農村等重要的基本方向,作者更明白指出在面臨新世紀糧食、農村與農業問題時,最關鍵的命題在於農地利用的改革,換言之,也就是將耕作的主權交給能夠「真正有效利用農地的人」!相較之下,台灣社會卻選擇了將農地交給「真正結束農地生命並藉此謀取暴利」的人們手上。

有機會,歡迎大家到宜蘭走一趟吧!多雨豐水的蘭陽平原本該是台灣稻米最後一塊乾淨的生產基地,平坦開闊的沖積平原上有著比花東兩縣合計更寬廣的耕地,然而在農地政策全面鬆綁,加上容積率大幅放寬的情況下,綠野平疇上冒出一棟又一棟的豪華別墅,而且大多位於水源清澈的中上游地區,也因此造就了許多土地開發新貴,但這卻是犧牲整體社會的未來所換得的!只要能留住多一分的農地,彷彿就多留住一分在這個島上安居樂業的希望,面對這個糧食爭奪戰隨時再起的時代,即使多買一包台灣米也好,多認識一位用心耕耘土地的農夫也罷,每個人其實都該想想自己可以怎麼做。


推薦人 賴清松

一九七零年生的賴青松是現在所謂的「U-Turn族」代表,從小走社會標榜的價值路線,卻在即將面對中年時,厭倦城市,想擁有田園夢,回歸阿公那一代對土地的疼惜,陪著下一代,找回心中的夢田。深具環保意識的賴青松,決定完全不使用農藥與化學肥料的自然栽培法,一個人照顧五甲大的地,種植出無污染香甜的稻米,也將日本共同購買經驗帶回台灣,成立穀東俱樂部,只要出資,大家就成為這片稻田的穀東,委託賴青松種植,就能天天吃到自己種的,最自然的稻米。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