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隻狗狗都擁有如人類般細膩易感的靈魂!

他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訴說著愛、信任與離別。

天使來信(中)  

作者的話:

這是一段個人親身經歷,也是給所有愛狗者的禮物,希望能撫慰曾經遭遇喪狗之痛的傷心主人們。

寫作這本書對我來說很困難,因為它創作於我的天使剛過世不久。 

當我認養天使時,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她會離我們而去。第一次見面時,儘管厚厚的泥汙覆在她的毛髮上,但是當她透過鐵籠望著我時,我們之間的連繫就這麼產生了。我相信人類和狗兒之間的情感是自發性的,不是意識所能控制。

 我們和天使擁有五年美好的相處時光。然後,有一天,她無法再站起來。獸醫警告我們,隨時要有心理準備,天使可能會撐不下去。當我們問獸醫該怎麼做時,她說:「時間到了,天使會讓你們知道的。」

看著自己深愛的狗兒離去,需要很大的勇氣。我記得最後一天早上,我們一起去散了最後一次步,天使用盡力氣,最後一次爬進車子後座,再度把頭伸出窗外,如往常一樣聞著秋天的氣息。

天使走時,我們都跪在她身邊守著她。她看著我們一會兒,慢慢地閉上眼睛,像是睡著了一樣。

最後一次抱著她,我的眼淚就這樣不斷流下來……

 

【摘文】

◎天使說:

也許我們還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重逢,所以我寫下了這些信。我想要用我自己的方式,告訴妳我的故事,以及在我們相遇之前、在我們一起生活和那些冒險旅程展開之前,我所經歷過的一切。最重要的是,我希望妳和李維先生可以不用擔心──我現在真的很好。

 

 

我們的第一次相遇

 

   首先,我要謝謝妳認養了我。對我來說,那是非常幸運的一天。在妳出現以前,我過得實在很悲慘,妳第一眼見到我的時候,想必我看起來糟透了。我是個女生,我總是希望自己隨時保持最佳儀態。我生來就有一身美麗的金褐色毛髮,夾雜著些微的黑白斑紋。然而,我住的那個舊籠子滿是髒汙,無論我怎麼舔拭自己的腳掌和身體,一點效果也沒有,我知道妳看到我時,我的毛髮都糾結在一起,全身灰撲撲的。我真的很遺憾也很抱歉。

 

   我也要為那些噪音道歉。當妳和李維先生沿著走道走過來時,心裡一定很害怕吧,因為有那麼多狗兒對著你們狂吠。這確實是沒禮貌的行為,但是籠子裡的狗兒們都渴望能找到一個家,分享自己的愛,帶給家人更多的喜悅。我希望你們能瞭解,你們經過的每一隻狗兒,都非常想要和你們一起回家。老實說,大多數的狗兒都叫得比我大聲,他們的叫聲又響亮又持久。相對來說,我對吠叫這件事更為謹慎,只有在我認為碰到真正的危險時,才會大聲地叫。這是我們黃金獵犬的特點之一……即便我的父親可能是隻鬆獅犬。

 

   當妳站在我的籠子外面,我深棕色的眼珠望向妳的眼睛時,我聽到妳說:「這就是我們的狗兒!」我簡直不敢相信。妳蹲了下來,把手伸進籠子裡摸摸我,我全身激動又興奮。看著妳甜美的笑容,還有那頭黑灰色捲髮,以及妳溫柔地握著李維先生的手,我知道我們一定會成為最要好的朋友。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都是那麼不可思議!管理員打開我的籠子,替我戴上項圈,把我牽到外面的走道上,然後把繫在項圈上的鏈子交到妳手中。坦白說,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假如妳回想起來的話,應該會記得我有多緊張,所以我跑到附近的樹下,開始挖呀挖的。這個動作有點奇怪,直到現在我都不明白自己當時為什麼會那麼做。而妳和收容所的管理員似乎講個沒完沒了,我等不及妳趕快簽好文件,這樣我就能跟你們一起回家了。

  對了,我也希望妳能諒解,對於發生在回程車上的事情,我真的覺得好丟臉。

       

    妳把我放在車子的後座,我不由自主地一直抖、一直抖,全身好像抽筋一樣。我聽到你們說:「乖狗兒」、「沒事的」、「我們愛妳」,但我就是無法停止顫抖。幾年以後,回憶起當時的情景,我不斷思考自己為什麼會那麼緊張。我想當時的我明白,身為一隻九歲的狗,很可能沒有人願意認養我,我的餘生都將在收容所的狗籠裡度過,壓抑滿腔的愛和熱情。是因為恐懼未知,不知道自己會被帶到哪裡去,我才發抖嗎?還是你們令我害怕呢?或許我是不懂你們要怎麼對待一隻嚇得半死又渾身髒兮兮的狗兒;抑或那讓我想起最後一次搭車時,是被帶進收容所。

 

   當我們抵達我的新家後,我跳下車,看見一棟被群樹環繞的房子,旁邊還有一座小湖,後來我才知道,屋子的另一邊是長島海灣。我的顫抖停了下來。四周都是寬闊的草坪,我趕緊跑過去小解一下,想確定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這個地方,這樣的感覺,才是像我這樣的混種黃金獵犬真正屬於的地方……

 

 

 

 

◎主人的話: 

   當寶拉和我認養天使時,我們都沒有想過,有一天天使會離我們而去。那時候,陪伴我六十八年的老婆瑪西雅剛過世,我需要有人來撫慰我的喪偶之痛。儘管厚厚的泥汙覆在天使的毛髮上,但是當她透過鐵籠看著我們時,我們彼此就緊緊繫在一起了。我們知道天使是一隻老狗,但是從未多想,在不遠的將來,有可能要面臨她的離去。很多專家認為,這種經驗普世皆然,人類和狗兒之間的情感是自發性的,不是意識所能控制。

   我們和天使擁有五年美好的相處時光。然後,有一天晚上,天使和我們的世界幡然改變。她無法再站起來或走路了。之後,藉助藥物和一些輔助器材,她又短暫地重新站了起來。我們可以為她做的,就是設計一個更友善的生活環境,有一陣子,她似乎也很適應自己有限的行動能力。

   醫生警告我們,隨時要有心理準備,天使可能會撐不下去,就算依靠藥物也撐不下去。她身上長了兩顆腫瘤,一顆在腦袋裡。

    當我們問獸醫該怎麼辦時,她說:「時間到了,天使會讓你們知道的。」幾個禮拜過後,我們回到薩拉索塔的度假公寓,天使沿著貝殼路前往鄰居家,想要去拜訪她最要好的朋友溫妮。就在那時候,天使坐下來,抬起眼,痛苦地看著寶拉。毫無疑問,那雙閃亮的眼睛就是在說:「時候到了。」

    我們深愛著天使,面對是否要結束她生命的困難抉擇,我和寶拉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我們遍尋所有可能的建議,最後總算鼓起勇氣,打電話給獸醫師柯洛威,安排好讓天使接受安樂死,以及火葬的時間。

    我們非常珍惜和天使最後一夜的相處。那天晚上她吃了她最愛的牛排,感覺好像有朝氣了些。最後一晚,她睡在地上,隔天早上還去散了最後一次步,而且使出渾身所有力氣,最後一次爬進車子後座,再度把頭伸出窗外,如往常一樣聞著秋天的氣息。

    寶拉、天使和我走進柯洛威醫生的辦公室。幾分鐘之後,檢驗室的門打開了,天使走了進去。通常天使看到穿著一身白衣的醫生,會嚇得全身發抖,但那天她只是靜靜地趴在地上,以她最喜歡喜歡的姿勢趴著:兩隻前腳交疊在一起,頭靠在上面。柯洛威醫生向我們解釋整個流程。她和她的助理會陪伴躺在地上的天使。由助理握著天使的前腳,柯洛威醫生會在天使的靜脈注入適當分量的安樂死藥劑。

   當柯洛威醫生把針頭插進天使腿上時,我和寶拉都跪在天使旁邊守著她。天使看著我們兩一會兒,慢慢地閉上眼睛,平靜地躺在那裡。她深吸了一口氣,大概有十秒鐘的時間,看起來好像是睡著了一樣。接下來她又呼吸了幾次,然後就走了。柯洛威醫生離開房間,讓我和寶拉可以和天使在一起。我們最後一次抱著她,眼淚不斷流下來。

   失去天使的第一天晚上,實在很難熬。寶拉把天使的床墊放進客房,並且打包她所有的東西。談論是否要認養下一隻狗狗還言之過早。那天是十一月十三日,從那一天起到那年年底,整個屋裡靜悄悄的,沒有對話。寶拉和我都覺得失去了什麼,只能彼此安慰。天使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直到隔年一月,我才開始認真思考再認養一隻狗的可能性,並且鼓起勇氣向寶拉提起這件事。寶拉傾向養一隻小型犬,而我想要認養一隻三到五歲大的黃金獵犬。

    到了二月份,在沒有和寶拉事先商量好的情況下,我安排時間到薩拉索塔的人道中心拜訪了一趟。在那裡我看到一隻三歲大的黃金獵犬,他的名字就叫柯洛威。不幸的是,我們是認養名單上的第三順位,柯洛威已經先被一個有兩個小孩的家庭給認養了。

    我們繼續尋找其他的黃金獵犬。經過幾個月,沒有任何進展。到了四月份,寶拉看到一則廣告,一隻名叫哈維的四個月小黃金獵犬等待飼主。那是一隻黃金獵犬,但也是一隻小狗,怎麼辦?我們決定先去看看。你可能猜中了,沒錯,現在哈維就住在我們家。再一次,又是自發性的一種情感連結。我們看見哈維,就這麼愛上了他。

    黃金獵犬是聰明可愛的狗兒,哈維更是其中的佼佼者。預計他完全成熟後,體重將達到九十磅。我們現在正在做清單確認:如廁訓練(完成)、服從訓練(完成)、不撲人(進步中)、時間有限的等待(進步中)。就好的一面來看,黃金獵犬的幼犬好動又充滿好奇心,他們很可愛也很容易相處。哈維已經會在固定時間小睡一下,晚上也可以一覺到天亮,甚至可以單獨在家,不會拿鞋子或任何家具當磨牙器。

    我要把這篇心得和那些曾經目送自己狗兒死去的心碎主人們分享。天使活了整整十五歲,可惜只有五年的時間和我們相處。她依然活在我們心中。而哈維加入成為這個家庭的一份子後,現在我們很榮幸能為塑造一個新生命盡些心力,同時也更豐富我們自己的生活。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uamy0819
  • 我很難想像...若是我那該如何承受....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