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德國,還是理性的簡單生活?

 

簡單就好,生活可以狠德國(中)  

文:南村落總監、生活美食家 韓良露

我因為好奇,而開始閱讀《簡單就好,生活可以很德國》這本書,但一邊讀著讀著,卻從本來我以為自己是絕不德國,竟然變成雖說不「很」卻「頗」德國的人了。

 

此話從何說來?年輕的我是很浪漫、隨性、不拘大小節,若以國度來比喻,我當然是偏希臘、義大利、西班牙文化的天性,當年我的理財態度也如同這幾個鬧金融危機的歐豬國家,早年的我總像月光族般先享受美好的生活,當年的我覺得自己離德國人的理性與自律很遙遠,說實話也不太羨慕人活著要照規矩過,當時有一則德國笑話說,只有德國人才會在空無車輛的班馬線前面等綠燈亮。

 

二十多歲的我,並不明白德國人守的規矩不只是社會、法律的規矩,而是早已內化成個人的、集體公共精神的紀律。

 

但二十多年前開始在德國大城小鎮旅行的我,一些生活小事卻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有一次到了奧格斯堡,週二住進小旅館,原本預計住到週四,也問了每日房價,但後來延了行程住到下週一,付帳時交出了六天住宿費馬克現鈔的我,旅館主人卻退回了一些錢,一問之下才知旅館在週休二日打七折,真誠實啊!我心裡想著這種不欺生的態度才叫文明。但為什麼週末要打折呢?因為德國人在週休根本不會從事公務,守著新教徒工作倫理的德國人,週休是安息日。

 

還有一回,我和德國友人在漢堡逛街,朋友不小心在店裡打破了玻璃花瓶,但朋友和店員都不慌不亂地拿出文件填寫,原來朋友像許多德國人一樣都有投保出外意外毀損險,不僅不小心打破店家物品可理賠,朋友還解釋去私人家中若打破東西也可以理賠。我聽了心中直發笑,真是理性到家了嘛!但當時我還覺得做德國人生活太累了,幹嘛要連生活小事都風險控管至此呢!我還對德國朋友開玩笑說:「放心!你到我家打破東西不會要你賠的」,但朋友卻很正經地回答我:「如果我不小心打破的是你家的貴重珍寶,你嘴巴說不要賠,心裡會不會有疙瘩呢!為什麼不讓這些可能讓生活不愉快的意外交由保險公司承擔呢?」

 

於是,預先作風險控管,先多做一點謹慎安排,不要怕麻煩,保個外出毀損附加險,從此就可以安心旅遊訪友了,因為預先做了準備,就不怕之後的麻煩,生活因此可以變得簡單,而德國式的簡單是用心去化繁為簡的文明式簡單,而不是不事先規劃、凡事不做安排的落後式簡單生活。

 

我隨著年紀增長,在生活中逐漸學到不少功課,凡事也會多想、多預先做計劃,慢慢也讓我的生活越來越化繁為簡,但我並未覺得自己在學德國人,直到看了《簡單就好,生活可以很德國》這本書,才恍然大悟,我學到的簡單紀律,其實就是理性文化,德國只是個理性文化的代名詞,因為德國文明是特別尊崇與實踐理性價值。

 

少年、青年的我感性極了,生活得很狂放,也惹出不少麻煩,中年、壯年之後慢慢變得理性,生活也趨於平靜、簡單,如今的我真的變得像這本書中的德國人般,二十多年來我都有個小冊子紀錄每日行事,每天早晨會察看今日必須完成之事,其餘的事就不會放在心上,家中所有重要文件會固定放在一個抽屜內,從此就不怕找不到,重要的數字密碼已分別抄在隨身小冊子中及家用小冊中,養成從容不迫的習慣,生活中區分啟動與關閉的時刻,飲食、衣著大體從簡小處從繁〈畢竟美食、美衣是生活中的美麗煙火〉,花錢也是大體簡樸小處浪漫,與人交往大疏小親,工作態度大認真小隨意……總之,我慢慢找到了日常生活的平衡感,用理性精神為準則,以感性精神為內蘊。

 

《簡單就好,生活可以很德國》這本書,對於太感性、行為失序、生活混亂的人而言,是一本很值得學習的know-how簡樸生活方法書,但我們對德國式過於規矩理性的原則也不該完全照單全收,畢竟最美好的生活是理性與感性並存的中庸生活之道,希臘、義大利人或許該向德國學簡單,但德國人何嘗不也向希臘、義大利文化學熱情、善感與無拘無束呢!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