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原始部落(下)

在愛中覺醒(中)  

看著人群,他們感覺到了我沒說出口的不安與恐懼,於是開始鼓勵我,像是在說:「看看你剛剛消毒女人傷口的手法多麼專業。」事實上,我所做的僅僅是打開一瓶碘酒倒在她身上罷了。怎麼辦?我別無選擇,那個女人到現在已經失血不少。

我請求神來引導我。我用針刺進她的肉時,她痛苦的尖聲大叫「啊~啊~啊~」,然後我以比她更神經緊張與焦慮的的聲音尖聲大叫「啊~啊~啊~」。我們就在這樣輪流大叫與尖叫聲中繼續整個過程。

我只能在傷口的上面與下面各縫一針,這是她所能承受的極限,也是我所能承受的極限了。而縫合也的確有效,終於我收工了,以紗布包紮她,有村民拿來芭蕉葉幫忙固定住紗布。我累得往後倒下,這過程真是緊張啊!

片刻間,其他的村民紛紛走上前來,有些人甚至脫掉衣服,讓我看他們的病痛。女人們讓我看她們孩子的眼睛、鼻子,與耳朵的發炎,手指、手還有腳趾的彎曲變形,百分之八十的女人自己本身都有嚴重的甲狀腺發炎紅腫(後來我發現,這是因為他們的飲用水中缺乏碘),因為裸露著上半身,她們發炎感染的胸部也曝露在我面前。男人們讓我看他們皮膚上的疤及傷口,手指著他們的頭、膝蓋與腳的疼痛來跟我求救。我受到很大的震撼,他們把我當成了醫生。我很清楚的跟他們說:「我不是醫生,請不要誤會了。」可是卻說服不了他們,他們都極需要我的幫助。

幸運地,就在當我不知道如何處理時,酋長的到來打斷了這個緊繃的情況。人群迅速散開來,我也被帶到茅草屋裡,酋長跟我說,我可以待下來住幾天。到了傍晚,他們拿晚餐給我吃,是份量不算太多的米飯還有一點湯,湯只是一大鍋水裡面煮了一小顆洋蔥加上一些香料而已,這就算是他們的主菜。我感激地舀了幾湯匙淋在飯上,配上一些堅果跟菜葉,這貧乏的一餐卻意外地美味。我們坐在廚房火爐邊,在語言的隔閡下盡可能地交談。之後,我在房間另外一邊的一塊布簾後面的木板上睡覺。

 

* * *

親眼看到寮國的部落民族如何生活,是很美的,他們如此簡單地接近著大自然,依賴著他們的土地而生活。沒有文字、教育或是幣值系統,他們分享一切,每個人各司其職,簡單的吃,接受被給予的種種。他們是靈性感恩的,孩子就像是孩子,自在而快樂,他們接納自己的疾病,不明白接受醫療的幫助有什麼益處。他們在有限的環境中得到所能得到的滿足,時間到了,他們就離開。雖然他們很顯然缺乏資源與營養,但還是能夠存活下來,並在他們的能力範圍內找到了和諧。他們保存著珍貴的了解,就是同甘共苦、互相合作及真正凝聚生活方式的重要性,這是現代社會已經失落的。這個原始部落大約有二百五十個村民,可是他們彼此像是一個大家庭,一代又一代成長延續,無論生命給予什麼,他們都樂天知命而欣然接受。

這也是一個非常震撼人心的經驗。在現代社會中,我們身邊有這麼多的資源,然而這樣的便利與進步,實際上卻與我們的期待背道而馳,使我們喪失了我們的單純與平靜。現代化的成果並沒有給我們帶來更多的幸福或滿足,我們的頭腦總是渴望獲得所能獲得的,貪婪使我們無法相信所擁有的是足夠的。我們的抱怨往往是目光短淺的,我們的不滿足往往是永無止盡的。看到他們簡單的生活方式,讓我對於知足、感恩、謙遜,可說上了寶貴的一堂課。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