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
專屬於強者的特權

Q在煩惱要不要遞辭呈

   職場生活已邁入第十年的吳相洙(오상수)課長,他在這段期間心無旁騖,自認很努力地過著每一天,但是不管活得多認真,沉重的生活看不出絲毫可以改善的跡象。每到月底,雖然有為數不小的金額匯入戶頭,但是那筆錢一轉眼就會消失,好像餵鱷魚的飼料一樣,都拿去繳信用卡費了,他也因此一直很難從負債人生裡脫身。不只是經濟上不夠寬裕,工作上也是如此。首先不僅工作本身缺乏樂趣,工作量也是再怎麼做都沒有止境,加班已是家常便飯,但要達成目標還是一樣吃力。還有,人際關係上帶來的壓力也不小,有無時無刻「挖坑」給他的上司,還有不照自己指示做事的部屬,周邊都是這些情斷意絕的人。沒有一項可以使人感到滿足的職場生活,讓吳課長疲憊不堪。

  情況演變至此,吳課長不知從何時起開始有了辭職的念頭。朋友中也有看過這樣的人,把辭呈遞出之後過得比以前悠閒,而且過得更像個人。每次看到這種人就很羨慕,另一方面心中也會興起念頭,想說:「我要不要也趁這個機會辭職,嘗試一下新的生活?」現在吳課長該怎麼做才好?應該要果斷地把辭呈遞出去?還是再辛苦也要忍耐,持續過這樣的職場生活比較好?

 

A:

  每個職場人大概都有過一次想遞辭呈的時候。永遠都做不完的工作,讓人不禁想問「世界上怎麼有這種人」的愚昧主管,還有隨便提出缺乏常識的厚顏要求、惡言相對的無理顧客。就如菩薩所說的「人生苦海」,職場同樣也是「痛苦之海」。在職場生活中遭遇的這些痛苦,誘惑著我們辭職。嚴重一點的人就乾脆一邊隨身帶著辭呈工作,一邊下定決心說「再讓我不爽一次,一定辭職不幹」。

  帶著辭呈度過一天又一天,這種職場人會在某個瞬間果敢地做出決定嗎?要是真的發生令他不愉快的情況,就會立刻丟出辭呈嗎?就如大部分人所經驗的一樣,要將心裡所想的事付諸實行,並沒有那麼容易,因為現實生活當中有太多的束縛。每個月逼近的貸款利息、小孩的奶粉錢、子女的學費、另一半難以置信的凶狠眼神,都讓他猶豫不決。人們很難從綑綁自己的桎梏中解脫,因此獨立宣言沒有像心裡所想的那麼簡單。

  於是對職場人來說,辭呈可以讓他脫離有如痛苦之海的職場,是讓他邁向自由的獨立宣言。不過另一方面,這也是想在茫茫大海中裸身向前衝,但又充滿不確定且不夠慎重的行動,所以獨立宣言不是「無限的」挑戰,而是很容易變成「無謀的」挑戰。了解到這是無謀的挑戰之後,很多選擇都會往後延宕,一邊還說著時候未到。那麼寫辭呈──也就是獨立宣言,是「選擇」的問題嗎?這是任何人只要憑著意志就可以隨心選擇的事嗎?從結論來看並非如此。

  獨立宣言應該被視為能力問題會比較妥當,而不是意志或態度的問題。因為只有具備能力和準備好的人,才能脫離目前身處的束縛,果決地宣告獨立。只要是國高中時期離家過的人,就能輕易了解這項事實。孩子們雄心滿滿地(?)說要獨立,結果時間卻不長久,多半都支撐沒幾天就舉白旗投降。為什麼?因為會冷,而且肚子餓。孩子沒有獨立的能力,也沒有做好準備,只好舉起雙手再度回家。沒有能力支持的雄心,最終以稚氣未脫的鬧劇收尾。真正的離家出走,必須在經濟及社會上自立,才有可能堅持下去。

  職場上的獨立宣言也一樣,在好端端上著班的公司勇敢提出辭呈,這種行為只有具備資格的少數人才做得到。若是做不到的人,反而要擔心會被公司要求獨當一面。哲學家尼采說過,獨立是強者的特權。

 

只有極少數人能保持獨立,保持獨立是強者的特權。理直氣壯地認為那是當然的權利而且試圖履行的人,不僅是個強者,還是個大膽到近乎無謀的人。《善惡的彼岸》(선악의저편
 

  尼采洞察到並非任何人都被賦予獨立的權利。就如他所主張的一樣,只有「極少數人」才能保有獨立的特別權利,他所說的「極少數人」就是指強者。強者是看起來「大膽到近乎無謀」、試圖「理直氣壯」履行獨立宣言的人。他們做得到的理由是什麼?因為他們已經做好獨立的準備。弱者為什麼無法宣言獨立?就是因為還沒做好獨立的準備。還沒做好準備,就算希望獨立也做不到,最終還是能力的問題。獨立如其名,意味著「獨自立足」,是指不隸屬或依賴其他事物,可以獨立存在的狀態。沒做好獨自立足準備的人,便無法從現有的隸屬或依賴狀態脫離,結果所謂的獨立,就成了只有準備好的人──也就是強者才可以享受的特別權利。

  那麼不是強者的人該怎麼辦?即使心裡不舒服,還是要在痛苦的大海中載浮載沉地過日子嗎?當然不是,應該要隨時尋找宣言獨立的自由。怎麼找呢?雖然聽起來像是老生常談,不過想獨立的話,還是要培養能力才行。正如尼采的主張,獨立是強者才擁有的權利,而自己必須培養能力才能成為強者,也唯有如此,才能勇敢地嘗試看起來無謀又大膽的獨立宣言。既然如此,那要怎麼做才能培養能力呢?


樹木如果沒有經歷惡劣的天候和暴風,能夠長成傲人參天的大樹嗎?來自外部的不幸或逆境、憎惡、嫉妒、固執、不信任、冷酷、貪念、暴力等等,如果不是這一切,不就沒有能讓道德出現偉大成長的有利環境了嗎?會使天性懦弱的人滅亡的毒藥,卻能使強者更強壯,這時強者不會將它稱作為毒藥。

──《快樂的知識》(즐거운학문,原名:Die fröhliche Wissenschaft


  
要培養力量、成為強者的方法,尼采的建議是「戰勝逆境」。他反問:「樹木如果沒有經歷惡劣的天候和暴風,能夠長成傲人參天的大樹嗎?」同時主張生活中所經歷的不幸或逆境反而是可以讓我們成長的有利環境。邏輯就是「來自外部的不幸或逆境、憎惡、嫉妒、固執、不信任、冷酷、貪念、暴力等等」反而是可以促成偉大成長的友善條件。

  這裡有一項不能忽略的事實,那就是生活中了不起的成長,受個人天性的影響更甚於外部環境的因素,生命中遭遇的不幸或逆境,並非總是只有負面作用。在不同的人身上,不幸或逆境也可能反過來變為成長的基石。人生常會遇到無法預料的困難或惡劣的狀況,這樣的逆境對弱者來說是「毒藥」,也是「不幸」,但是對強者來說有可能反而帶來「幸運」,因為強者在戰勝逆境的過程中會獲得更進一步的成長。因此那些惡劣的條件,強者「不會將它稱作為毒藥」。逆境會提供強者茁壯的機會,有什麼理由要說它是「毒藥」呢?於是我們在生活中碰到的逆境就像是「杰納斯」(譯註:希臘羅馬神話裡看守門戶的雙面神),以兩種不同的面孔出現在我們眼前。在懦弱的人面前是會吞噬他們的惡魔臉孔,在強者面前是可以幫助他們帶來了不起成長的天使化身。

  尼采主張逆境是成長的機會,這也是我們經常會親眼目睹的故事。我們身邊有時能看到在獲得偉大成就後過著自由生活的人,他們都會異口同聲說現在的成功及自由不是平白得到的,而是曾經克服過去的逆境與苦難之後才得以品嚐到。對他們而言,逆境和苦難等於是讓他們成功的條件。所以生活中的逆境會帶給我們毀滅,也會帶給我們強盛,重要的是我們的本性及能力如何看待它,我們需要能將逆境轉化為成功機會的東西。

 

  現在我們再回到一開始的問題。有辭職念頭的吳課長該怎麼做比較好?是寫辭呈好,還是再忍耐一下好呢?其實這個問題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遞辭呈──也就是獨立宣言,不是意志上的問題,而是能力上的問題。坦白說,吳課長現在煩惱的並不是到底要不要遞辭呈,他雖然想遞辭呈,但還沒準備好,所以無法付諸實行。

  所以吳課長現在需要的並非要不要寫辭呈的「抉擇」,而是需要可以隨時公開獨立宣言的「準備」。還沒準備好的情況下,就沒有選擇的餘地,就算想提辭呈也無法提。只有在已經準備好時,才有可能選擇要不要辭職,結論就是要先做準備。如果是這樣,那又應該要如何做準備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吳課長不要逃避眼前碰到的困境,而是去克服它。為克服逆境而努力的過程正是成長的機會,然後再以此為契機,才能蛻變成強者。如果吳課長因此成為強者,他就再也不需要為這個問題煩惱了,因為獨立是強者的特權。

  做個總結吧。職場生涯裡總會有動過辭職念頭的時候,但是要勇敢提出辭呈、宣告獨立,並不是件容易的事,這是準備好的人和有能力的強者才享有的特權。要如何成為強者?強者是在克服生活中的逆境與苦難過程裡蛻變而成。所以最終的結論是人生的完成(成功)並不是逃避逆境、憑空出現的,而是面對逆境去克服它才能達成。只有克服逆境的強者,才能在各種情況下(不管辭不辭職)盡情享受自由。渴望自由嗎?那就不要逃避困難,必須克服它,逆境反而能讓我們獲得成長。

 本文出自《尼采先生之沒禮貌的上班哲學》
尼采先生》立體書封.jpg  

 

《尼采先生之沒禮貌的上班哲學》

 

讀書花園:https://goo.gl/UvDZvR

 

博客來:https://goo.gl/tB9oMG

 

金石堂:https://goo.gl/MHB2lW

 

誠品:https://goo.gl/IkY1Mu

 

讀冊:https://goo.gl/pXRUhB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