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不只一個讀者對穹風說:

「我喜歡看你的小說,但我不見得會購買;

但是,如果你出了詩集,我願意花錢珍藏它。」

靈魂在左手(中).jpg

左手的靈魂是飄渺的,沉鬱跌宕著刻畫不可言喻的重量,就化成詩歌。 

左手寫詩,右手寫小說,用文字感動數十萬讀者,

暢銷小說作者 穹風 文學創作觸角再延伸!

創作數百首現代詩,精挑六十九首自選詩,

寫愛情、寫對生活的詠歎、寫對自我的省悟,寫出穹風最澄澈的心與眼。

動人詩歌‧搶先分享

篇‧一

就以妳這名字作為歸途,好嗎?我眷戀於夢中的女兒家。

華光

筆下龍蛇走,胸中錦繡成,玩味千年前風起雲湧,

卻又惦著誰在誰心裡如影隨形。

掬不起三千弱水的墨客迎風,青樓十年,藏了寂寞在酒葫蘆裡,

怎生是好?

今晚可別煮酒,月還不過中秋,逐葉飄,江自流,

形骸盡放後的夜裡,魂魄忘了歸西,

所以小軒窗裡正梳妝,所以無言後還淚千行,

怎麼安息?

妳是不懂的哪,妳是不懂的。

霓彩羽衣在銀屏畫舫腐朽後徒留不捨的酒客緣何不捨。

妳怎懂得佛陀前捨了百年的一次相逢,只貪看妳一幕朦朧?

而浮雲顢頇著歲月的痕跡後,我還守著夜泊時橋下晚鐘。

這一天華光,這一天華光。

只是吳歌西曲的遠方我到不了,妳的顰笑忘不掉。

借妳一盞桂花釀,妳要想起思念人的芬芳。

借妳一碗孟婆湯,妳要忘了沒有我的遠方。

篇‧二

廿四橋風月裡有弦音還撩動,柳葉飄飄吟詠,是不復返那誰的青春時光。

一瓶海尼根換不得一個像樣的故事,我摘下不點的菸,夜不算深,雨下漣漣。

而人不能像身邊的狗睡得太沉,我搓扁了最後一滴想像空間。

半杯飲料中填滿奇異味覺,一面消化著燒肉飯也一面刷洗浴室地板,

似乎說句思念也太難,不由得令人想起辛曉琪當年的旋律傷悲。

我任由想走的走了、該走的走了,全都走了之後就空了的天空一片又一片灰。

北極熊打電話來,問稻香村怎麼走。

電風扇前微感寒意的我總有荒謬想寫,卻什麼都寫不出來。

徒留空洞腦海中計算啤酒熱量與肥胖程度的正比關係,

而腳尖與這世界永隔了一次跟斗雲翻躍的距離。

我任由想走的走了、該走的走了,全都走了之後就空了的天空一片又一片灰。

才知道沒有什麼非得是什麼不可。

篇‧三

我這早凋殘的靈魂或可依舊是信仰對象,但恐怕毫無應驗。無奈乎,如何?

我的貪嗔癡

關於往事的說法原來誰都莫衷一是,畢竟蜷曲紙角的照片本身早已滄海桑田,

庸俗的流行用語說那是泛黃痕跡,而不喝酒地整晚卻醉倒侯孝賢電影配樂中,

寂寞沉痾難起。

陌生的老僧其法相莊嚴,仙佛未知時冠蓋先雲集,輕叩吧,那柩前應有弦歌,

我流落台北街頭,尋個禪七蒲團猶不可得,怎麼全家便利店外蟬聲喧喧?

家母得賜佛號名喚慈巧時,我把啤酒罐放回架上,日光燈映得狼狽無處遮藏。

扶同掛誤著地,誰都擺脫不了轇轕,於是一同沉淪。

菩薩也付了十元健康捐,我則低血糖暈眩於國道客運站前。

那些個什麼,枯籐糾結蔓纏終至缺氧勒斃的都是夢想。

只是堪堪無奈,玫瑰白色水泥漆掩不住油漬垢穢,倒濺了一褲子斑斑。

寅時初交這刻,了無生意時才喝起昨日午後的半糖麥茶。

那些貪嗔癡,都是我的貪嗔癡;那些求不得,都是我的求不得。

而普陀山雲煙依舊,在抵不了的彼岸繼續招搖。

徒剩二弦變奏曲吟哦不絕陳昇的老嬉皮,像嘲弄般,So So La La個沒完,沒完。

創作者介紹

商周出版

BWP25007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